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HP詹莉】魔药课教授和混小子波特 Cpt2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詹姆出乎意料的坐在了第一排,留下小天狼星,卢平和彼得坐在他后面。他们看起来都不怎么高兴,尤其小天狼星,如果眼神可以有温度的话,估计詹姆的衬衫就要着火了。


说起来詹姆其实长得不赖,虽然在小天狼星身边要逊色些,但主要归功于他不爱打扮。头发总是乱糟糟的,经常因为打魁地奇而穿着随意的运动服。可也因为他天然散发着活力和青春朝气,在学校里的人气不比小天狼星低多少。不少格兰分多甚至斯莱特林的女生都约他出去过。可在这五年时间,詹姆·波特把一大半时间花在他三个好兄弟身上。他和他们一起冒险,恶作剧,晃荡在校园内。因为卢平的特殊身份,所以他们在每个满月前后都特别忙碌。而另小部分的时间,则是花在他和西弗勒斯·斯内普之间的争斗上,他们总是势不两立。他们都看不惯对方的所作所为,甚至到了一见面就要吵起来的地步。


而今天的詹姆简直让掠夺者们不认识了。他不仅坐在第一排(以前都是坐在最后,方便搞小动作),而且换了干净合身的衣服,甚至稍微理了理头发(虽然还是很乱)。詹姆的确好好地收拾了下自己,可是小天狼星和卢平都清楚他本质还是个大白痴。


譬如吧,在莉莉讲课的时候,詹姆不断地点头,仿佛陶醉于她说的每一句话,甚至还要点评一下:“没错,就是这样。”或是,“说得对极了,教授。”惹得全班哄堂大笑,在其他人看起来他根本就是来找茬,刁难新来的教授。在莉莉本人来看也的确如此,她的脸都快被气红了,可是又找不出可以让詹姆闭嘴的办法。


再譬如吧,当莉莉要求上去一个志愿者来示范如何正确地切水仙根的时候,詹姆立马举手示意他来。不过卢平怀疑,其实他根本就没听进去莉莉上课的内容,因为他根本就切得乱七八糟,还把根汁溅到了莉莉的裙摆上。


詹姆手忙脚乱地想用魔杖将污渍清理掉,但结果是莉莉的裙子开始冒烟了。


台下的学生哄堂大笑,卢平和彼得笑得泪花都要出来了。


“关一天的禁闭,”莉莉冷冷地说,“因为你上课捣乱,严重影响了课堂纪律。”


“教授,可是——”詹姆哀嚎起来,“我还得准备魁地奇比赛——”


“少一天练习不会怎么样,波特先生。”莉莉恼火地看着詹姆,“你应该学学怎么正确地清理卫生。今天晚上来打扫我的办公室,别想逃走,不然我就告诉你们的院长麦格教授。”


当四个人回到休息室的时候,小天狼星拍了拍沮丧的詹姆的肩膀,“没事,叉子。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你应该庆幸的是,她没有叫你去打扫费尔奇的办公室,那简直是全校最脏的地方,甚至桌上还有猫屎。”


“得了吧,”詹姆说,“不仅,全部队员都得恨死我,而且我还毁了莉莉的课。”


不过事实证明还是值得的,因为晚上的时候,莉莉并没有离开办公室。因为她还要准备第二天的课,得提前熬制一份课程需要展示的魔药。当詹姆敲门的时候,她亲自来开了门让他进去。莉莉没有穿着平时上课的衣服,而是穿着随意的麻瓜服装,简约的衬衫和牛仔裤。由此詹姆才知道,她是麻瓜出身。


“伊万斯教授,你是麻瓜出身吗?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对麻瓜毫无偏见,我只是看到你穿着麻瓜衣服才问的。”詹姆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发,低头看着莉莉。因为她穿着平底鞋,他们足足相差了一个头的高度,“事实上,我有好多麻瓜朋友。”


“的确,我爸妈都是麻瓜,”莉莉微微笑了下,把门关上,“可别以为你说些讨好我的话我就会放过你。”莉莉把抹布放在詹姆手里,示意他从橱窗开始。


可是詹姆没有动,“那个,教授,今天上课我不是有意捣乱的,对于裙子的事情真是抱歉。”


莉莉终于专注地望向了詹姆的眼睛,“其实上课前,就有些教授向我警告过你们这几个人的名字。尤其是你,波特先生,”莉莉又咧嘴笑了笑,碧绿的眼睛闪烁着,“不过你比我想象中要听话多了。”


“嘿,”詹姆不满地说到,“那是因为考虑到你是新来的教授,所以我们才收敛一些。你还没见识过我们真正的水准呢!”


“好啊,下次我要看看你们的水准到底多高,但我要看的是你们的学术水准,不是捣蛋水准。”莉莉爽朗地笑道,“你该不会在魔药方面连个水仙根都切不好吧?”


詹姆有些不好意思地说,“这是失误,教授,失误。我保证下次我肯定做好。”


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里,莉莉专注于手头的工作,而詹姆则埋头擦各种橱柜和魔药器具。但他偶尔会抬头看着被烟雾笼罩的莉莉·伊万斯。即使隔着雾气,她的眼睛依旧那么明亮。


她专注地盯着手中的坩埚,丝毫不敢松懈,因为这是最关键的步骤,稍微分神药剂就会烧过头。可也许是白天的课太累的缘故,她看起来脸色很苍白。她的眼皮开始松懈,忍不住地打着哈欠。也就是在那分神的一刻,坩埚沸腾了起来,药剂冒出了黑烟。莉莉连声咳嗽,把手上的药水倒进去,可已经晚了,药水已经没用了。几个小时的辛苦也白费了。


詹姆赶紧放下手中的抹布,跑到她身边,察看她的情况,“你怎么样,有受伤吗?”


莉莉懊恼的说,“我是没事,可这锅药也白费了,我还得熬夜把它做出来。”说完又咳嗽好几声。


詹姆担忧地说,“你还是去校医院看看比较好,”说完他探手摸了摸她的额头,温热的触感在他手中穿过一阵战栗,“我觉得你发烧了,你真的得去一下,不然到了晚上会烧得更厉害。”


莉莉心知肚明自己的情况,可她也知道还有工作要做。所以仍然不肯离开。


“把课本给我,我来做吧。”詹姆自告奋勇地说,他也顾不上他压根都不知道这是什么药剂,不过看着莉莉一副精神不济的样子,他就揪心地不行,“你去吃点药睡一觉,我保证明天你就有完美的魔药了。”


莉莉知道这个难度不低,七年级的学生在没有学习之前做也相当困难,但她现在烧的厉害,头晕沉沉的,也知道自己是做不成了,所以就把办公室留给了詹姆。


莉莉的办公室灯火通明,而掠夺者寝室里的一张床空了一夜。


评论(8)
热度(9)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