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梅林/HP】新的使命(Chapter 9 遭遇偏见)

Chapter 9 遭遇偏见


       “我们能行吗?”赫尔加问,她的眉头因专注而皱了起来,低头看着面前的咒语书,“真的能做到吗?”


       “为什么不行?”梅林问,“我已见过不少天方夜谭成了现实。”


       “我还是觉得你们两个疯了,”罗伊娜在角落说道,将手中厚厚的一本书翻过一页,“这不会成功的。”


       “那也是因为你一直这么消极。”梅林反对。


       他们三个坐在一个未完工的图书馆中,地上散落着古书。房间很宽敞,但一边还围着脚手架。看起来可以安放成千上万的书籍。房间有很多窗户,足够让阳光倾泻,照亮藏书。书目还不多,只是些创始人的私人收藏,而因罗伊娜和萨拉查都从家中出走的缘故,几乎未带什么物品。不过摆放了不少雕刻复杂的高大书架,它们依然散发着新鲜木头的香气。光是想想多少个世纪的知识和学问将会填满这些空荡的书架,就带给梅林一阵兴奋的颤栗。它们预示着未来伟大的成就。


        罗伊娜坐在窗边,沉浸在手里的手稿中,而桌边的梅林和赫尔加在一些羊皮纸上记着笔记。


        “我还是搞不明白为什么屋顶做不好,”梅林说,“你们成功地把魔法注入了城堡的每一寸,而这些咒语可以持续好几个世纪。为什么不能运用到屋顶上去?”


        “这不一样,”罗伊娜立刻解释,头也没抬,“墙上的咒语是用来禁麻瓜咒,保护咒和防风化咒。石头本身就足够坚硬来支撑墙体。但屋顶的木头不一样,它们需要结构方面的咒语来保持高悬,而这个咒语不像城堡里的其它咒语,它容易消退。”


        “既然如此,”赫尔加说,专注于眼前的纸张,“我们需要想出一个长久的咒语,也许该用上艾莫瑞斯的古教魔法。”


       她蹙眉深思,“我还是不赞成,罗伊娜,也许根本不需要一个屋顶。”


       罗伊娜恼火地叹道,“我们需要,赫尔加!这是一个建筑起码的部分吧!”


       “没错,”赫尔加说,“但是我想要它是…隐形的。”


       “隐形的屋顶?”罗伊娜怀疑地问,将视线移开了书本,“那是怎么一回事?”


       “它可以保护屋顶下的人不受天气干扰,”赫尔加说,“但是看起来就和外面的天空一样。”


      罗伊娜摇摇头,“能做到这样的咒语必须强大非凡,”她说,“你需要一道道加固的咒语,还有模拟大气变化的咒语来展现天空而不让天气影响内部,还有——”


      “我知道,”赫尔加打断,“但我还是想这么做。”


      “但是为什么?”罗伊娜问。


      “因为在阳光照耀下会十分美妙的,”赫尔加微笑着说,“试想一下吧:在清晨,所有的孩子们沐浴温暖明亮的朝阳,吃着早餐,彼此笑闹;而在傍晚,夜幕低沉,头顶星光闪耀。”


      “你知道阳光在这儿如此稀缺,”罗伊娜说,“大部分时间屋顶都是乌云密布和雷雨交加的。看起来阴郁乏味,并不怎么惊艳。”


      “我不同意,”赫尔加说,“我们要往好处想,这是唯一能期望的。无论是什么天气它都会是一个奇迹。他们甚至不用出门就可以看见外面的天气!”


     “我猜你从来没见过窗户?”


     “哎呀,罗伊娜,”梅林叫了她的名字,暗笑她的怒火,“你就不能接受挑战吗?想象人们看见它的时候会多么欣赏你的聪慧和才能。”


      有那么一会,罗伊娜看起来动摇了。她的眼神游离起来。但她摇了摇头。


      “你和她一样坏,”她说,“为什么你要鼓励她做这个?”


      “因为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说,“它独一无二。看见的人在余生都不会忘记它的美丽。这里是学习的地方,对吗?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告诉孩子天空的界限呢?”


      她转过身去叹了口气。


      “别想放弃,”梅林说,“我知道你在考虑。”


      “这违背了所有魔法的规律——”


      “所有你已知的规律,”梅林打断,“还有另一整个魔法世界你没有挖掘。别这么短视,一切皆有可能。”


      罗伊娜试着保持情绪,可梅林几乎看得见她的大脑飞速转动。她低头试着读她面前的书,但最终她懊恼地放在了一边,走到他们的桌子边,拉开一张凳子坐下。


      “好吧,”她说,“我会支持你,只是暂时。但我依旧疑虑重重。”


      梅林笑了,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两个女巫争辩该用什么咒语,分析的结果和他们想法的实用性。梅林没有多说,但是静静地观察他们。他并不打算干预太多他们的思考过程。他们是创始人,学校是他们的,他仅仅只是指导。


      最终,罗伊娜回头看他,“你觉得会成功吗?”


      他倾身看着她的笔记。梅林点点头,“基本理论是对的。但你严重低估了所需要的魔法力量。”


      “但是我们怎么增强力量呢?”


      “运用古教,”梅林说,“你们四个一起。”


      他们看向他,“可我们都没有掌握。”


      “你们不需要,”他说,“它天生就在你们的魔法中。我想如果你们四个同时施咒,就会成功。你们必须找到你们自己和彼此体内的古教魔法。如此,就能做成如云的屋顶了。”


       “但难道我们不用先学习这种魔法吗?”罗伊娜皱着眉问他。


       “不用,”他说,感受到一种他无法解释的奇异的确定感,“我觉得,这会是你们第一项测试。迄今为止,这所学校依靠你们的聪明才智而建起,而我目前并不想干涉。我希望这些来自你们的能力,而不是我。跟着你们的直觉走,一旦你们四个的魔法能像那样结合,我就知道你们可以开始学习了。”


       “我可不想像个业余者一样尝试新东西,”罗伊娜眯起眼睛说道。


       他轻笑,“当然,你比专业的还专业。有点天赋没什么不好的。”


       她抬起一根眉毛,“我花费多年在学习和掌握许多东西上,这可没什么天赋,而是广泛有纪律的埋头钻研。只要够勤奋,所有人都能做到。”


       “不是的,”梅林觉得被逗乐了,“只有你们四个有这项天赋。这就是你们聚集在此的原因,和我在你们发现自己的天赋后来到这儿的原因。我只是个引路人,而不是你精进的手段。”


       罗伊娜摇摇头,一头雾水地别开头,看起来因为不理解而十分恼火。赫尔加也满怀忧虑。


       “还有个问题,艾莫瑞斯,”她犹疑地说,“萨拉查还没有接受你。他不会加入的。”


       “如果你请求他,他会的,”梅林说,但他有自己的担忧,“萨拉查大人必须全然信任我,并接纳他内在的魔法。只有这样,你们的指导才能开始。”


       “你如何做到呢?”罗伊娜说,“萨拉查不容易放下仇恨,他不喜欢你,而我觉得他不会改变这点。”


       “我从未见过他这样,”赫尔加说,看起来很苦恼,“他以前就不怎么关心麻瓜,但是现在他是真的讨厌麻瓜。我希望这只是暂时的,我很怀疑一个创世成员抱有如此憎恶,这所学校是否能维持下去。”


      “他以一种所能想象的最残酷的方式失去了他的家人,”梅林沉重地说,烧焦的尸体再一次浮现在脑海,“有时候,原谅永无可能,直到仇恨将其腐蚀瓦解。有时候,你就是无法做个了结。”


         

他忆起他无法消逝的仇恨,汹涌的愤怒朝他袭来。卑鄙的,无法拯救的莫嘉娜,他本该杀了她。他禁锢了她,将她投入永恒的监牢。传说歌颂着伟大的梅林的仁慈和同情,可他未曾给予莫嘉娜丝毫,取而代之的是永远的惩罚。他有比萨拉查·斯莱特林好到哪去吗?


       “你必须和他谈谈,”赫尔加鼓动,“他是个受着折磨的理智之人。也许你的智慧帮得上忙。”


       罗伊娜嗤之以鼻,“如果连我们都无法接近他,更别说一个陌生人。特别是一个大屠杀那天在场的人。”


       “无论如何,我都得试试,”梅林说,他起身离开图书馆,决定去找萨拉查。


       他在城堡的走廊漫步,向下走旋转的楼梯时迷了路。 最终,他找到了去往门厅的路。他穿过后径直走向地窖。他下降到学校的心脏,那里寒冷而黏湿。他的呼吸使脸前升起雾气,他打了个冷战。谁会想在深冬到这儿来?

    

       他走到萨拉查·斯莱特林会在的房门前,在敲门之际停顿了一会。一个声音在里面响起:


       “不管你是谁,请走开。”


       梅林苦笑,面前的真是个挑战。

   

       他没有离开,而是轻松解开锁门的咒语,推开了门。萨拉查仍坐在之前的桌子边,巨大的书和一摞摞羊皮纸堆积在他身边。房间桌子上摆着盛放各色药剂的瓶瓶罐罐。冒着气泡的坩埚这儿那儿都是,在不同的坩埚内散发强烈的气味,在上方的空气里形成了不同颜色的浓烟。这几乎像是甘美洛盖乌斯的工作台。


      在所有的中间,斯莱特林因为坩埚的烟雾而脸颊涨红。他的脸在看清来者是谁后更红了。

   

       “走开,”他的语调危险。


       “不行,”梅林简单地回答,走进房间。


       斯莱特林一跃而起,“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你也是。”梅林坚定地说,“我希望和你谈谈,别这么顽固。”


        斯莱特林嘲讽地说,“我不想和你谈。”


        他转身坐回他的位子,怒视着梅林,“我对你没什么好说的。”

 

        “可惜,”梅林说,“我还以为你想要多学点古教魔法。”


        “我都无法确定你是否掌握这种魔法,”斯莱特林回答。


        梅林笑道,“不用撒谎。你明明知道。你已经见证了,而且你在你自己体内也感受到了。我们是同类,我们的魔法是相似的。”


         斯莱特林看向别处,“我不想和你扯上联系。”


         “因为你仍在因发生的事情责怪我吗?”梅林轻声说,“你知道我无法做任何事来阻止这一切。”


         “你本可以找到解药,”斯莱特林的眼神炽热,“你为罗伊娜的女儿治疗的解药。”


         “我试过了,”梅林心情沉重,“但是魔法不管用。那个孩子不能被救回,海伦娜却可以。古教选择了赦免她。”


         “所以古教判定我的家人去死?”斯莱特林狂怒地问,“他们都是牺牲品?若是如此,我更不愿习得它们。”


         “我不知道古教的计划是什么,”梅林说,“但我的确知道凡事皆有原因。”


         斯莱特林再一次直起身,因愤怒而颤抖,“我不相信我只有五岁的侄女被屠杀是有原因的,”他说,瞪视着梅林,“我对她如同对我的亲妹妹。我绝对不会学导致这样的事情发生的古教魔法。”


         “这是你的命运,”梅林说,“你注定要学习它的。”


         “我不在乎什么命运,”他说,“我拒绝自己任由它所控制。”


       “我也曾经如此,”梅林说,将声音盖过斯莱特林的,“但我最后接受了,无论看起来有多困难。我曾失去一位挚爱,但我必须坚信古教是在让一切变好。这就是我度过悲痛的时光的方法。我必须坚信还有着更崇高的目的。”


       失去亚瑟的事实仍刺痛他的心,梅林发现自己因情绪而颤抖。斯莱特林却摇摇头。


       “那便是你愚昧无知,”斯莱特林说,”我不会学的。”


       “其他创始人——”


       “我不在乎其他创始人!”斯莱特林喊道。


       “不,你在乎,”梅林激烈地说,“你加入他们因为你知道他们和你一样。还有着更伟大的命运等候着你们四人。你无法逃脱,而是要学会接受。而我会等在这儿,直到你接受为止。”


       斯莱特林再次对他怒目而视后,才坐了下去。他翻动着桌上的纸张,试着让他看起来很忙碌。梅林走近了些。


       “你在忙些什么?”

  

       斯莱特林僵硬着开口,避开梅林注视的目光, “这跟你无关。”


       梅林笑了,“只要我继续呆在城堡里就和我有关。我可以帮助你。”


       “我不需要帮助。”


       “是吗,”梅林好笑地问,看着乱糟糟的房间和冒烟的坩埚,“看起来你在做实验,而且不怎么成功。”


       斯莱特林没有理睬,可梅林从他脸上看到了证实。


       梅林浏览了一边他正在使用的材料,“看起来你在做一些...抗烧伤的魔药,”梅林开始意识到他在做什么。


       斯莱特林略带磕巴地回答,“是又怎么样?”


       梅林低头,“这就是你这六周一直在忙活的事对吗?自从你回来以后?”


       斯莱特林开始将猛烈地将碗里的材料捣碎,无视梅林的问题。


       梅林点点头并退后,“你试着作出一种解药,可以帮助人们不被钉在木架上烧死。一种缓解烧伤的魔药。”

 

       “而这有什么不对吗?”斯莱特林问,放下他的捣锤怒视冲冲地看着他,“我想要防止这一切再发生有什么不对的吗?”


       “没有,”梅林柔声说,“只是根据别人说的,你太专注于此而无视其它任何事,甚至包括你自己。”


       “你根本理解不了这是怎么一回事,”斯莱特林用低沉又充满危险的嗓音说,“我必须这么做,其它任何事都不重要。”


       “连这所学校也不重要?”


       “如果都没有活着的巫师孩子来上学,学校还有什么用?”斯莱特林轻蔑地说。


       “这不是答案,”梅林说,“发明一种治疗烧伤的魔药是件好事,但这只是治疗了皮肉之伤,而不是疾病本身。你最好的选择是投入于学校的建设之中,教育后代去学会尊重和忍让其它的生命。这样就根本不需要此类的魔药了。”


       斯莱特林发出空洞的笑声,“你很乐观,艾莫瑞斯。你对人类太有信心了。对不是同族的人他们生来就带有憎恨。这点永远不会改变。”


       “如果有人有勇气去尝试,就可以改变,”梅林坚定地说。


       “这至少要几个世纪——”


       “那就花几个世纪吧!”梅林说,“也许麻瓜和巫师要花上几个世纪才能够和平共处,但如果没有人开始为之奋斗,这一切根本不会发生。你也许活不到见证那刻的发生,但你的后代会。而他们会歌颂创始人的胆量和牺牲精神。有些事有着更大的动力。”


       斯莱特林阴郁地笑了,抬起头看着梅林,“你是个傻瓜,艾莫瑞斯,”他停顿了一下,用他翡翠色的眼睛探索梅林的脸,他的瞳色让梅林想起城堡里的斯莱特林的母亲,“为什么你阻止我杀了他们?”他轻声问道,“我想听真正的理由。”


       “我已经给你了,”梅林说,“我知道你的命运和我的交织在一起,而一场大屠杀不会是我们开始的好起点。”


       “他们罪该万死,”斯莱特林说,尽管带着不确定和奇怪的情感,“他们怎么能……”


       他突然停住,试着把自己从悲伤中拽出来。


       “不要沉溺过去,”梅林说,“你最终只会伤害自己。专注于现在和未来吧,将这一切发生的可能阻断在源头。”


       斯莱特林又笑了笑,“这就是我在做的事,”他看向梅林的眼睛,“这个魔药会帮助我做到。”


       梅林悲伤地摇摇头。他还没有找寻到真正的命运,他仍在哀伤。也许他应该让他完成这个魔药,也许这是他舔舐他的伤痛的唯一办法。他在完成之前无法得到平静,但是梅林希望他能尽快意识到学校才是最重要的。


       梅林转身离开了,他知道他无法跟他达成更一致的意见。正当他走出门口事,他停下转身看着斯莱特林,“魔药对大部分人来说难以熬制,”梅林说,“而且它们很快就会被消耗完。也许你该考虑一下魔咒。”


        他看见斯莱特林先是愤怒,而后又陷入思索的表情,便转身离开了房间,关上了身后沉重的大门。他穿过走廊,思绪仍留在身后的房间。自己真的理解他?他怎么可以用如此残忍的方式对待一个痛失整个亲族的人?


        他太沉浸与思绪之中,以至于迷失在错综复杂的城堡地下的走廊中。他试图专注于路线,然后找到了走出这黑暗阴沉的地方的路,回到了门厅。正当他要穿过时,大门被猛地打开,而梅林吃惊地停下脚步。


         戈德里克正从门跑进来穿过门厅,看起来兴奋不已。他的头发和胡须乱糟糟的,整个人湿透了,袍子和胡子上不断滴下水珠。他看见了梅林,发出一声喜悦的大叫。


       “艾莫瑞斯!你绝对猜不到我干了什么!”他嚷嚷道,跑向他,差点因为落在地上的积水而滑倒,“它很友好!”


       “友好?”梅林诧异地说,“什么东西很友好?”


       “乌贼!”戈德里克喊道,看起来欢欣雀跃,“那个大乌贼!”


       “哦?”梅林控制自己不在他的喜悦前哂笑,“那么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看见它的时候就跳进了水里,”戈德里克开始快速地讲述,“它就把我包裹起来了。当然了,一开始我以为它是要攻击我,所以我打了它好一会。但之后她松开了我,退后了。它就直直地看着我!用一只比我头还大的眼睛!我震惊地目瞪口呆,接着我就开始游回湖面。但我穿的袍子是在太重,而我上升地不够快。我开始恐慌我会缺氧而死。但你知道它做了什么?你绝对想不到!它伸出了它巨大无比的触角把我推到了湖面!你能相信吗?它救了我的命!真是了不起的生物!”


      梅林在此时再也无法控制他的笑声,“我确信它是的,”他笑道,“听起来与它的形象完全不符。但是你到底为什么要跳进水里?赫尔加不是禁止你这么干了吗?更何况现在还是大冬天。”


      “我必须确定它的忠诚!”戈德里克反驳道,“而现在我们都知道它是好的,赫尔加可以安安心心地躺在床上,而不用烦恼学生会被它吃掉。”


      梅林点点头,“没错,但是你最好去告诉罗伊娜女士。她依然不相信它的存在。”


      戈德里克睁大了眼睛,“是啊,我知道。但是即使这样也不足以说服她。她会坚持除非她亲眼看到。她肯定会说我是在和一头畸形的海豹搏斗之类的。”


      梅林笑了,但萨拉查·斯莱特林的事情仍萦绕在他的脑海。戈德里克似乎注意到了,他的眼睛扫过通往地窖的路。


      “你不会是去看了萨拉查吧?”戈德里克问道,他高涨的情绪低落了些。看见梅林的神色,他叹了口气,“他不会欢迎你的,我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赫尔加也这么说,”梅林说,“这很不像他吗?”


      戈德里克想了一会,“是这样,如果是一个不了解他的人,也许不这么看。他一直是个安静的家伙,喜欢一个人呆着学习。但是那些了解他的人就知道,虽然他喜欢独自一人,可他一直风趣机灵,有种很好的幽默感,即使他不怎么显露出来。但自从他回来之后,我只看到他着迷于不知道什么的计划中。他不笑了,不再自愿加入到我们任何想做的项目里。他从早到晚都呆在那儿。我很担心他。”


      梅林点点头,试着去更好地理解这位神秘的斯莱特林,“你们认识他多久了?”


       “几乎是一辈子,”戈德里克点点头,“我们是远亲,你知道,大部分纯血统家庭都如此。他的父亲经常远行旅游,而他的母亲和我的经常走动,所以萨拉查和我几乎是一起长大的。这就是我们发现彼此的魔法和家里的其他人不一样的缘由。我们试着接近那股我们不同的力量,但没有成功。而后来因为我们的母亲老得走不动以后,我们就分开了。但当赫尔加,罗伊娜和我决定建这所学校时,我就知道我必须和他谈谈。我们都有这股奇特的魔法,我知道他也在这其中。所以他来了,帮助一起建设学校,而我并没有花费多少力气劝说他。


       戈德里克沉重地叹了口气,”一个彻底的悲剧。我从来没见过他的姑母,侄子或侄女,但我认识卡珊德拉·斯莱特林很久了。她就像我第二个母亲,除了她把我吓坏过以外。还是个男孩的时候我对她的蛇怕的不行!”


       梅林笑了,“是的,我曾有幸见过她,还有那条蛇。令人生畏,但我认为她是个好人。”


       他重重地点头,“毫无疑问。很像我自己的母亲,可惜都遭受了麻瓜的折磨。”


       梅林皱了皱眉,“你的母亲?她已经——”


       “不不不,”戈德里克急忙说,“她还活着,但是一些麻瓜闯进了家,所以,对他们的方式很粗鲁。他们没把魔杖拿在手上,因此,麻瓜对他们做了些残忍冷酷的事。但他们设法逃脱了,现在在南海岸活得好好的。但是就像萨拉查一样,我在那之后对麻瓜恨之入骨,我想杀了他们每一个。但是之后,我发现那是个极其愚蠢的想法。而后来我就遇见了赫尔加和罗伊娜…罗伊娜想要阻止人们像她一样遭受苦难,而赫尔加只是想要帮助别人,而我则是意识到那是最好的方法保护我的家人和其他巫师。停止愚昧无知,就是停止了暴力。”


      戈德里克在摇摇身体之前沉默了一会,“方才是感性的时刻!我现在必须去告诉赫尔加大乌贼的事情了!”他跑开走上大理石台阶,但是停下对梅林说了最后一件事,“顺便提一句,工匠告诉我今天晚上我的决斗教室就可以完工了。想要明天早上和我一起去看看吗?”


       梅林笑道,“我很乐意。”


       戈德里克开怀着掉头走上台阶,大吼道,“赫尔加!你绝对猜不到!”


       梅林轻笑着穿过了门厅,小心不碰到戈德里克留下的水渍。他停在敞开的门前,看着外面的大地。


       戈德里克也曾因麻瓜而痛苦不已,而他克服仇恨,变得更好。梅林必须相信斯莱特林也能如此。


评论(2)
热度(3)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