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7 逐渐熟识)下

       梅林在几个小时后享用完了坦加带给他的丰盛的晚餐,随后离开了他的卧室,留下坦加依旧叠着摇摇晃晃的瓷具顶在蝙蝠般的耳朵上。梅林的夜晚散步是有目的的,他唯一不放心的就是那些会动的楼梯可能害得他迷路。

       但是幸运似乎站在他的一边。他很快就找到了想去的楼梯,接着爬了上去,有力地敲了敲楼顶的房门后在门口耐心地等待。

       只过了一会,门便被那天唯一没见到的创始人打开了。罗维娜女士眯着眼睛看着他。

       “你在这儿干什么?”

        “我来看一看孩子是否安然无恙,”梅林解释,再一次感受到了悲伤似乎抽干了罗维娜的身躯,“只要一小会儿,我只是需要确定她正在恢复。”

        “她很好。”罗维娜不客气地说,但还是侧过身子让梅林进来。梅林偷笑,她太骄傲了。但是在心底,还是担心着她的孩子,不敢冒任何风险。

        梅林走进孩子的卧室,看见了那时坐在孩子床边的那位女仆。女孩已经醒了,靠着几个枕头而坐,炯炯的目光闪烁着机警与好奇。

        一旁的女仆也带着怀疑地望向梅林,并朝着她的主人罗维娜说着听起来像盖尔语的话。罗维娜女士和蔼地回复,而女仆似乎不情愿地离开了房间。梅林看向罗维娜,而她扬起了眉毛。

        “斯卡哈从我还是婴儿开始就是我的奶妈了,”罗维娜解释,“她对我和我的女儿都充满保护欲。她是不会同你说话的,她不会英语,也并不打算学。”

      “那看来我得学会她的母语,”梅林说,注意到罗维娜在听完后皱起了眉,但并非出于恼怒,更像是淡淡的欣赏。

     他走向孩子,坐在了斯卡哈离开的空位上,女孩好奇地盯着他,而他回以微笑。

     “你好,”他对着她说,“我叫艾莫瑞斯,你呢?”

     “海伦娜。”她略带羞涩地回答。

     “是个很可爱的名字,”梅林微笑,当看见她涨红的脸,他笑得更开心了,“那么,海伦娜,你之前病得很厉害,我需要确认你已经痊愈了。你愿意让我检查一下吗?我保证不会痛。”

     海伦娜像是考虑了一会儿,才点点头。梅林带着微笑,轻柔地前倾检查她的情况,是否退了烧,前几天在身上肆虐的疹子是否消退了。海伦娜一直盯着他看,和她的妈妈一样。

     “好多了,”梅林最后宣布,“你感觉怎么样?”

     “挺好,”她安静地说,“但是我会做噩梦。”

     “那可不行,”梅林摇摇头,“你要不要我给你吃了就不会做噩梦的药?”

     海伦娜再次点点头,梅林起身走向桌子。他的器具还如几天前那样摆在桌上。他开始调制简单的魔药可以帮助她的睡眠。海伦娜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罗维娜走近了些,“你会说拉丁语吗?”她用拉丁语这么问道。

     “我会,”梅林回答,注意到她因为他所展现的才智而满意地点点头,“你想要避开你的女儿问我什么?”

     “我想知道真相,”罗维娜回答,“她真的康复了吗?”

     “是的,”梅林说,“没留下一点疾病的痕迹。”

     “可这怎么可能?”罗维娜问道,看起来十分沮丧,“这个疾病——”

     “古教魔法比你想象的要厉害的多,”他对她说,“我希望可以尽快展示给你看。”

     他完成了魔药的制作,再次走向床边,小玻璃杯中盛着液体。

     “拿着,”他再次用英语对女孩说,“喝了它,你再也不会遭受噩梦的侵袭了。”

     海伦娜闻了闻药水,皱起了鼻子。梅林大笑起来,“没错,我知道。但是很有用,我保证。”

     他从床边的花瓶中拾起一朵枯萎的花,置于掌心,双手合拢,轻声说道,“鲜花绽放。”

     海伦娜在看见梅林眼中闪过的金光时倒抽一口气,接着看到他手中完美的玫瑰花后,发出了惊喜的短促的尖叫。花香弥漫了整个房间。梅林笑着将花递给他。

     “如果我给你这个,你会把药喝掉吗?”

      海伦娜急切地点点头,一口喝掉了药水。她重新倒回枕头,几乎是同时她便陷入深深的睡眠,手中还握着那朵玫瑰。

        梅林望向罗维娜,看见她脸上一闪而过的爱和仰慕,但随即她便换上了惯常的表情。梅林仔细地思量,她是如此不像赫尔加。赫尔加是如此博爱可亲,生活充满笑容,但是罗维娜……她有所保留,冷淡,将自己的情感外露视为软弱无力的表现。她对梅林的态度依旧像从前那样冷漠,但在面对女儿时,却流露出爱意与温柔。罗维娜注意到了梅林的目光。

        “你很会和孩子们相处,”她说,再次用回了拉丁语,“你有自己的孩子吗?”

        梅林大笑道,“不,我没有过孩子。”

        罗维娜走过他,望向窗外的星空。她沉默了一会儿。

        “我在十六岁的时候就结婚了,”她轻柔地开口,“而且并非出自我的意愿。海伦娜是我们结合下唯一的快乐。”

        “你很爱她,”梅林判断。

        “全天下的母亲都这样不是吗?”

        “没错,”梅林在窗边加入了罗维娜,“但是其他母亲流露的爱更明显,我的夫人。”

        “我的爱不会因为我的内敛而比别人更少,”她迅速说道,“我不像赫尔加那么外露情感。”

        “那是因为你害怕,”梅林说道。

        罗维娜猛然转向梅林,“我什么都不怕!”

        他轻轻笑出声,“每个人都有害怕的东西。对你而言,就是软弱。这就是为什么你沉迷于书本,将智慧看得如此重要。你想要变得更强,你害怕爱别人会让你自己变得软弱,这是你如此孤独的原因。但你无法抑制你对你女儿的爱,就像全天下的母亲一样,所以你尽可能地爱隐藏起来。”

        罗维娜很快别开眼,再次望向天空,“你都不怎么认识我,你不能假装你知道我心之所想。”

        “我知道你很孤单,悲伤,我的夫人,”他说,“这显而易见。你已经遭受了太多。”

        “我们都在受苦,在不同程度上,”罗维娜轻声说。

        “你阅读,学习,只要能占据在年轻时孤独的时光,”梅林说,联系起他在村子里了解到的知识和赫尔加告诉的信息,“为了和麻瓜之间维护和平,你成了联姻的牺牲品,即使你希望智慧而不是婚姻可以证明你的价值。就算如此,你的婚姻还是阻挡不了战争的爆发。当你丈夫死后,麻瓜追捕你,你只好逃走。这一次,海伦娜在你身边。后来你遇见了其他创始人,他们带着一个目的,而你可以不再孤单。因此你全心全意地扑在上面,我说的对吗,我的夫人?”

        他并不是完全确定那些消息出自于哪里,但是不知怎的他相信是真的。罗维娜没有将她的目光移开星星,似乎极力保持她的镇静。

        他再次看向窗外,在他控制住自己之前,更多的话语脱口而出,像是回到了他年轻莽撞的时代,“这就是你想要教天文学,对吗?无穷尽而又永恒的星空。你觉得你的人生被困住了,所以仰望这星空,那指向天堂的地方。我不是傻瓜,星星的排列比不上咒语或是魔药的力量,你想学习只是因为它们告诉你,有一天,可以像它们一样自由。”

        罗维娜沉默了很久。终于,她转向他,表情冷静,丝毫没有流露出受到了之前梅林所说的话的影响,“你的拉丁语说的很完美,”她开口,“我只希望戈德里克可以说的一样好。”

        她走过房间,“你受过教育,显而易见,”以一种僵硬而正式的语气,“我乐于听从你的指导,我想,你的古教魔法,”她触碰着她女儿手中的玫瑰,“的确很特别,我想要学习它。”

       “你会的,”他说,“我不会否认如此渴望知识的人,只要不把知识看做世上唯一重要的事。”

       她笑了,这使她的脸看起来年轻许多,“我会的,只要你停止探究我内心想法的行为。”

       “我不能,”梅林说,看着她戏弄的目光,“我来这儿是帮助你们所有人,不管什么方法。”

       “那么我也要声明,我可无法忍受你的帮助,”她说,“我们要求同存异。”

       梅林点点头,鞠了一躬,准备离开房间。

       “艾莫瑞斯。”

       梅林转身,再一次惊于罗维娜悲伤的神色。她笑了笑,卸下她所有痛苦的伪装,”没有多少人可以凭才智而让我叹服。即使你还有其他恼人的特点,我不反对日后我们可以成为朋友。“

        梅林笑了,再一次鞠躬,他的心跳加速,”我也是,我的夫人。“

        他离开房间,走向自己的起居室。躺在床上闭上眼睛,咧开嘴角。三个成功了,一切都按部就班。

        他再次想到罗维娜,发现自己在微笑。她是受困扰的女人,而梅林急切地想要帮忙。

        她强大而富有智慧,而她并不知足,反而面对所有人都换上冷冰冰的面具。梅林下定决心要帮助她。

        他脑海里思索着罗维娜的悲伤和斯莱特林的固执,不安稳地陷入睡眠。

             

        


评论(2)
热度(12)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