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7 逐渐熟识)中

       梅林再一次和两个创始人一起走向长廊,越来越为城堡赞叹不已。他们边走着,戈德里克边介绍着周围的砖石建筑。突然,梅林从背后被重物击中。

       他立刻转身,抽出他的魔杖,准备面对突然的袭击,但当他看见到底是什么的时候,梅林惊讶地放下了魔杖。那是个在楼梯上漂浮着的,衣着邋遢,像个小丑的矮个男人。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神色顽皮恶劣。

       “哦哦哦!快看!又是一个!又来一个人侵犯我的城堡!如此放肆地站在那儿!捉弄他也像捉弄别人那么有意思吗?”

       然后突然,毫无预兆地,一个水桶从空中落入了他的手中,在梅林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被全身浇了个透。梅林连连咳嗽,震惊地抬头看着那个矮个男人在空中翻滚,爆发出阵阵大笑。

       “噢没错!捉弄他的确很有趣!哈哈哈!”

       说着,他猛冲下走廊,消失在视线中。

       “城堡里的捣蛋鬼,”赫尔加沉重地说,拔出自己的魔杖快速的念了道咒语,将梅林烘干。“我很抱歉,他就喜欢玩整人游戏。真让人受不了。”

      “那是你,赫尔加,”戈德里克笑着说,“我挺喜欢他的!总是逗人发笑!”

      “又不是你被淋湿了,”梅林嘀咕。

      赫尔加皱眉,“那学生来了怎么办,戈德里克?”

      “他们会学会时刻自我保护!”,戈德里克说,“正好让他们准备到外面的世界!”

      梅林身上已经干了。“你不会要留下他吧?”梅林难以置信地说。

      “当然了!”戈德里克回答,“他在这儿呆的时间比我们都长,他一直在城堡。而且他也没有危险,只是会恶作剧。”

      “我觉得我们应该把他驱逐——”赫尔加说道,然而戈德里克立即插话。

      “不行,他应该留下。如果你能留下家养小精灵,罗维娜可以保留会动的楼梯,那我就要留下这个捣蛋鬼。”

      戈德里克再次走下长廊,赫尔加对着梅林叹气道,“恐怕他很坚持这么做。你必须时刻对皮皮鬼保持警惕。”

      “皮皮鬼?”梅林问道,跟着赫尔加一起走。

      “那是萨拉查给他取的名字,”赫尔加解释,“我得说这很适合他。我怀疑我们无法摆脱他了。”

      梅林叹了口气,一个捣蛋鬼?这会使他的工作更难一点,他只希望这个捣蛋鬼调皮但不会伤害别人。

     他们再次跟着戈德里克。“会动的楼梯又是怎么回事?”梅林饶有兴趣。

     “哦那个,”赫尔加笑道,“罗维娜的主意。他们会一直换来换去,有些走廊和门的位置也会变换。这是她考验学生的智慧和洞察力的方式。改变的模式很独特,学生们要想找到正确的路就必须发现。”

    “听起来像是特别的考验智力的方式,”梅林察觉到,微笑浮于嘴角。“万一学生在去吃早饭的路上迷路而饿死了呢?”

    赫尔加捧腹,眼里闪烁着笑意,“相信我,这个想法我早有了,但是罗维娜很固执。她很难容忍那些智力不如她的人。也是她博览群书的结果。”

    “是的,坦加提过她很聪明。”

    “说聪明太低估了,”赫尔加说,“她是一个天才。我的父母教导我,已经很不寻常了,很多贵族家庭并不把女儿受教育看得和儿子一样重要。但她却远胜于我,她的家庭没能给予多少帮助,她就自学一切,并把它视为一个优势,且为之自豪。她渴望与学生一同分享她的知识,而且坚持认为智慧就是一切。”

     “而你不认同?”梅林问道。

     “没错,”赫尔加说,“即使学生缺乏某些知识,我都不在乎,只要他们学会宽容,和平和善良。那是我最在乎的品质。戈德里克毫无疑问最看重学生的勇气,而萨拉查则希望学生精明而有野心,从而战胜麻瓜们。而我呢,却发现生活中简单的品质更重要。我更希望他们学会如何和麻瓜相处,而不是学会杀害或者战胜他们。”

     梅林笑了,心中越发觉得赫尔加的温暖。如果所有的巫师都能有想她一样善良的智慧就好了。

     “你们两个,快跟上!”戈德里克喊道,“这个楼梯只能保持一会儿,等它变了就来不及了!”

     赫尔加和梅林加快了他们的脚步,他们再次下楼。

     “图书馆还没有完工,”赫尔加指着某一层,说道“但是它会是个恢宏的地方。罗维娜在里面投了很多精力。”

     “就像我投入在决斗房里一样。”戈德里克笑着说,“当它建成之时,会是一个奇迹。”

     “你打算教决斗?”

     “当然了!”戈德里克说,“在这么危险的时代,这是很重要的技术!”

     “不过,这不是需要教的全部,”赫尔加提到,“我的长处是治疗,我很乐意教他们关于魔法植物和他们在治疗和魔药方面的用途。”

     戈德里克却嗤之以鼻,“谁会愿意跟植物呆在一块,而不是学些格斗技巧?”

     “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有体格上的才能,”赫尔加反驳,“我们应该教授魔咒学,魔药学,变形术,魔法历史,算数占卜以及其它很多,像是治疗学。麻瓜研究也该设为必修课,这样可以告诉学生麻瓜的危险以及如何和他们相处。我们也应该教拉丁文,许多咒语起源于这门语言,学习拉丁文有助于他们自己创造咒语。”

     “听起来有一大堆工作,”梅林说,“你确定可以管得过来?”

     “我们可以试试,”赫尔加微微一笑,“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专长,而且我们还会聘请其他老师。当然了,我们现在还没有决定。”

     梅林不禁自问道,这就是我来的目的吗?教授创始人们古教魔法,使得他们可以传授给其他人?

     戈德里克将他从沉思中拉回,“我同样希望有些课能够教授关于魔法生物的,”他补充,“你永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龙袭击。”

      梅林不禁笑了起来,基哈拉和阿苏萨离这儿很远,而且虽然他的御龙术对现代漂洋过海而来的龙没有那么有效,但他确信没有龙会对他造成威胁。

      “因为一些奇怪的理由,”戈德里克继续说,“罗维娜希望能教授天文学。我不知道为什么,知道星星的名字能派上什么用场?”

     “有些咒语在特定的星象下会更有效。”赫尔加解释。

     “如果她这么说的话…”

     梅林被这个吸引住了,天文学?听起来很陌生。他想到神秘的罗维娜·拉文克劳更久,今天一天都没有看见她。从赫尔加和坦加口中了解的,以及自己在先前晚上的观察,他觉得自己在逐步了解罗维娜。这足够赢得她的友谊吗?

     “告诉我,”他开始问,“罗维娜女士是怎么样的人?”

     戈德里克大笑道,“一个万事通,她很享受于嘲弄我在知识上的短缺。”

     “她在炫耀她的才智时的确会有些傲慢,”赫尔加勉强赞同,“但是她和我们一样希望学校建成。她是个很好的朋友。”

     “而她也没有很多朋友,”戈德里克察觉,“她总是那么的…我不知道,安静。很内敛,即使是和海伦娜在一起的时候。她更乐于和书本呆在一块,而不是同伴。但是她在小时候就这么干:读书,读书,读书,还是一个人。我猜是这样。”

     “不过,很快学校就要挤满了学生,她也不会孤单一人了,”赫尔加说,像是希望尽快结束这个话题。梅林却依然很感兴趣,他发现他的思绪总是不时的转到她身上。为什么拥有了这样的朋友与家人,还是如此孤单呢?

      他们很快就回到了大厅,而戈德里克和赫尔加带着梅林游览了一圈操场。即便是在荒凉的冬天,梅林也沉醉于美景之中。他远远望着湖面,让他回忆起多年前,他也曾如此望着另一个湖。

      当他瞥见湖面下的黑色阴影时,皱起了眉。

      “那是什么?”

      “哦,那只是个大章鱼,”戈德里克说。

      “大什么?”

      “大章鱼,”戈德里克重复,“就像是一条有很多腿的大鱼。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友好的,我试过抓住它。”

      “我们应该把它弄走,”赫尔加在寒冷中瑟瑟发抖,“如果它带有攻击性,学生可能会受到伤害。”

      “胡扯!这会教导他们——”

      “永远记得自我防卫,”赫尔加瞪大了眼睛,“你过于着迷了,戈德里克。你这几天一直在念叨保持警惕的事。”

      “它有可能没有敌意呢!”

      “也有可能有,”赫尔加说,“所以我建议你在确保它的安全性前,别一头扎进湖里跟它比赛摔跤。” 

      梅林听着他们的互相斗嘴而放声大笑,他回想起了曾经拥有过的更快乐的那段友谊。

      他转身向城堡走去,脸上带着笑意。他看见许多魔法师工匠在最高的塔顶上工作。“真是太壮观了,”他真心赞叹,“但是都是由你们自己完成的吗?”

      “全部都是,”戈德里克说,语气里带着骄傲,“赫尔加和我来自富裕的家庭,我们都往这里投了一大笔钱,而当萨拉查来了之后也贡献了不少。”

      “你们没从巫师委员会那儿得到一些赞助吗?”梅林问道,想起了他在村子里的酒馆里听到的传闻,“他们本应该保护不列颠里的魔法师,他们从没表现过对建学校的兴趣吗?”

     戈德里克的表情立刻沉了下来,“啊没错,他们的确表达过。但不是我们希望的那种。”

     “为什么这么说?”梅林好奇地追问,他本人几乎没有接触过巫师委员会,里面似乎都是些贵族和腐败的官员。

      “他们希望加入到学校的建设中,”赫尔加解释,“但只是在特定的条件下。”

      “比如?”

      “他们不希望学校对麻瓜学生开放,”戈德里克义愤填膺地接口,“他们认为麻瓜不配学习魔法,而且他们绝不投资一所把麻瓜和血统’更纯’的学生一视同仁的学校。”

      “简直匪夷所思,”赫尔加唾弃道,言辞突然激烈了起来,“这些学生才是最该受到教育的。那些纯血统小孩可以从父母那儿学到魔法,但是麻瓜出生的却不能,如果没人帮助,他们只能陷入惶恐和被抛弃的处境。”

      “我们拒绝了拒收麻瓜学生这个无理要求,”戈德里克说,“所以他们也拒绝了提供援助。而我们也不需要他们的帮助。只要我还能发声,学校就会和政府分离。政府可能腐败,而且极容易更新换代。因此学校不应该涉及政治。”

      “这也是我们选择在这里建造学校的原因之一,在阿尔巴的国土上,”赫尔加说,“他们的管辖权在这儿大大减少。”

      “而且大部分人不敢越过边界,”戈德里克嗤声,看起来很满意。

      “他们害怕那些本地人。不仅仅讨厌麻瓜,除了出身于安格鲁-撒克逊的贵族家庭,他们都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和其他人厮混到一块。”

      “而且不是四个创始人都是安格鲁-撒克逊人,他们就拒绝和我们往来了,”赫尔加说,“萨拉查和戈德里克都是英国贵族家庭,但是罗维娜和我都不是英国本地人。”

      “他们不希望他们高贵的后代和平民小孩混在一块,”梅林点点头说,“我能理解。”

      “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戈德里克说,“你站在哪边,贵族,还是其它?或者说,你属于哪边?你昨晚才出现,职业并不高贵,但是你的言谈举止却恰恰相反。”

      梅林停顿了一会,斟酌他的答案。“我的父亲是个贵族,”他回答,听起来令人信服,“但是我的母亲却是个平民,而她独自抚养我长大。我很多年都是仆从,最终变成了皇家的一员。但那已是很多年前了,现在的我早已不属于任何地方。”

      “哪一个皇室?”戈德里克好奇地问。

      梅林摇摇头,“一个离这儿很远的地方。现在已经覆灭了。”

      “你可以属于这里,艾莫瑞斯,”在戈德里克再次提问之前,赫尔加友好地说,“这所学校对所有人开放,你可以在这找到你的归属。”

      梅林笑着,看着周围,感受着古教的力量扫过他的全身,“是的,也许我能找到。”

      他们沉默着达成一致,向城堡内相对暖和的地方走去。正当他们进入时,梅林瞥见昨日的凤凰。他绕着房间飞了一两圈后便飞离了视线。

      莫特斯似乎对你很有好感,“戈德里克说,”那可真难得,你一定非常特别。”

      梅林忽视了他的最后一句话。“他是最特殊的鸟类,你是怎么找到他的?“

     戈德里克大笑,“应该说,’他是怎么找上我的?’他只是在某一天突然出现了,而且拒绝离开。我也不在意,他是个很好的陪伴。”

     凤凰独自选择了他,梅林想。这必定证明了戈德里克对古教的重要性。

     “现在,最后带你去一个地方!”戈德里克宣布,带他走到了一条走廊,“地下室!”

     “地下室?”梅林问道,厌恶地想起他在甘美洛的地牢里的时候,“在学校里这儿能派上什么用场?”

     “一种恐惧策略?”戈德里克调皮地眨眨眼,“这儿是城堡的边角,并没有什么用途的打算。萨拉查在这儿呆了很久,熬制魔药。他现在干脆住在下面了,给自己造了些精巧的房间。我从来搞不懂,谁会想住在这种阴冷潮湿的地方?我也想问你来着,赫尔加,为什么把自己的卧室建得那么深而且靠着厨房?”

    赫尔加只是微笑,“我喜欢醒来就能闻到烤面包的感觉,”

    戈德里克恼怒地摇摇头,“我不理解,”他说,“罗维娜和我都有舒服的地方住。舒适度很重要。”

    “如果你不恐高的话…”赫尔加低声嘀咕。

    戈德里克没有理她,“我们打算退休或者离开学校以后,我们私人的卧室可以扩建,并且给特定学院的学生居住。以后的学生一定会诅咒萨拉查和你,赫尔加挑选了这么两个昏暗的寝居室。”

     “如果建得舒服就不会了。”

     “那现在他们呆在哪儿?”梅林询问,“而且你们怎么决定学生的分院呢?”

     “在我们还在的时候,学生会根据年纪和性别住在城堡内不同的区域,”赫尔加解释,“大概每间房住半打学生吧。”

     “巫师委员会可不喜欢这个想法,”戈德里克轻蔑地说,“他们不希望屠户农民的小孩和公爵贵族子弟同住一屋。”

     “但是我们会有一个我们认为有利的制度,”赫尔加说,“类似一种…分院制度。就像把皇家贵族分到一个院,我们计划效仿这么做,每个学院由我们的名字命名。你之前就知道我们看重学生不同的品质了。在我们离开学校以后,我们的卧室就扩建改造成他们的家,一个他们学校的生活中心。我们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学生彼此有爱忠诚的环境,以及当然了,学院间的良性竞争。”

     “所有学院自然都要团结一致,”戈德里克说,“我们希望向他们展示,尽管他们各不相同,才能不一,但依然能协作彼此。”

    梅林笑了,“听起来很完美,”他承认,“但是你们离开学校以后,谁来决定学生去哪个学院呢?”

    提起这个,戈德里克终于支吾了起来,“啊,”他说,“我们目前还没想到解决办法。”

    梅林大笑,“不过想法的确很巧妙。”

    戈德里克和赫尔加都很满意于他的赞扬,而梅林心中也感到震慑。这所学校像是完美的杰作,他愿意付出生命来换取在青年时来上学的机会。这里会不会完美的不真实?

    最终,戈德里克敲了敲原先是警卫室的门,他们走进房间,发现斯莱特林坐在堆满魔药和瓶瓶罐罐的大桌边。对于他们的打扰,斯莱特林面露不悦,更别说看见陪同的梅林了。

    “我就不能有一刻清净吗,戈德里克?”

    “快来,萨拉查!”戈德里克沉声道,“你锁在这儿一整天了!加入我们,合群一点!”

    “我不要,”斯莱特林说,“我工作很多。”

    “别这么无趣,萨尔!”戈德里克大笑道,“你不在几分钟魔药也不会受不了。”

    “也许吧,但我离开它们就会受不了,”斯莱特林迅速地回答,“尤其还要看到他。”

    他怒视着梅林,而梅林平静地回望着他。

    戈德里克欢欣的语气略微低落了。他尴尬地望向别处,而赫尔加却走上前。

    “他救了罗维娜女儿的生命,萨拉查,”她温柔地说,“这对你来说一点都不重要吗?”

    他坦然地望着她,“我需要更多的证据,”他说,“我没有你天生的信任力,海伦娜患上的病和我村子里肆虐的一样,而那个男人也在那里。我不能无视这个巧合。”

     “那么我的魔法呢?”梅林问,“不要告诉我你没有认出那和你的类似。”

     斯莱特林望向一边,“我需要更多的证据。而且我希望能给我私人空间。”

    梅林点点头,转身准备离开,“我只希望我有一天能够说服你,我的大人。”

    他离开了,戈德里克和赫尔加未发一词,直到他们走到了大厅。

    赫尔加看着梅林,轻柔地将手搭在他手上。

    “不要生自己的气,”她说,“他总会想通的。”

    “我希望如此,”梅林回答,心中加了几分沉重。

    她把头倾向另一边,“你会注意到我们没有提到你的能力,以及你所宣称在练习的东西。我希望能够先了解你,然后确保你的确拥有最好的意图。而你已经证明了。容忍戈德里克那家伙就是个成就。我希望很快我们就可以开始学习这门新奇的学问。”

     梅林点头,“我可以立刻开始指导你,如果你愿意的话。不过我希望等到你们所有人都想学的时候开始,这不是容易的魔法,我觉得你们必须相互依靠彼此的力量。”

     戈德里克略显低落,“我还想在萨拉查前头学会呢。”

     梅林笑了起来,“相信我,戈德里克大人,对你们所有人都得花上好几年。”

     戈德里克微笑,“那我希望我们尽快开始。”

      “但是现在,我们快要结束这漫长的一天了,”赫尔加说,“我们本想邀请你一起吃晚餐,但是通常我们都是分开吃的,直到大厅完工为止。但是你愿意的话,坦加会把晚餐送入你的房间。”

      “谢谢,我想我现在就过去,”梅林微微鞠躬,“我有好多要思考,教导这个魔法,需要我这边考虑诸多。那么晚安了,赫尔加,戈德里克大人。”

      待鞠躬完毕,梅林走向大理石楼梯,希望能找到回去的路。正在此时,戈德里克叫住了他。

      “小伙子,我还挺喜欢你的!”他喊道,胡子后面藏着笑容,“我希望我们成为好朋友,如果莫特斯喜欢你,那么我也是。以及还有一件事,”他轻笑道,“如果你我亦师亦友,那就别叫我’大人’啦,叫我戈德里克,我们在这儿是平等的。”

     梅林笑了,“很好,那么晚安,戈德里克。”

     他赢得了两个创始人的信任,还有待赢取的另两个人。

  

   

      


评论(6)
热度(13)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