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7 逐渐熟识)上

(消失的翻译君回来啦~~最近在申请双主修和Aiesec 都过了呢好开心)


Chapter7 逐渐熟识


         梅林在第二天早晨醒来,觉得异常的轻松。他在奢华的床上躺了好几分钟,盯着头顶的天花板,沉重地呼吸并快速地思考着。他能感受到古教里力量包围着他。感受到这一点,梅林露出了微笑。整座城堡都有古教魔法,创始人也同样如此。

       他能够教导他们吗?古教一直有目的地指引他到此,那就是帮助这些人探究自己蕴藏着的未知力量。但是为什么呢?这意味着古教决定重返世界了吗?难道说创始人们能够继续教导其他人,这个世界能够再次拥抱古教的回归?

       不要抱着太多期望,梅林提醒自己。不能抓着第一个机会不放,像个盲人攥住手杖一样。他必须小心谨慎。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请进!”梅林大声说,匆忙下床。门打开后,小精灵坦加冲进了房间,头上平稳地顶着一大碟装着成山的食物的盘子。

      “你不用这么麻烦的!”梅林说,尴尬地看着小精灵将一个个碗和盘子放在火炉边的小桌子上,“真的,我可以自己来。”即使在甘美洛,在他的地位大大提升之后,他也从来没有拥有过自己的仆人。

      “坦加只想感谢先生昨天对我说的好话!”坦加短促地说,手脚不停歇地摆着桌子。

      “也没那么好,”梅林说,看着不停忙碌的坦加和一大碟的佳肴。

      “比坦加之前碰到的巫师都要好!”坦加回答,“当然了,还有赫尔加主人。”

      “那是你之前没有碰到多少好巫师,”梅林解释说,在桌边坐下。

      坦加不安地笑起来,“的确没有,先生。”

      但他的面容变得苍白,“坦加不该这么说的!坏坦加!”

      突然间,坦加举起了一箱的抽屉使劲往头上砸。

      “嘿!”梅林喝到,将坦加从箱子边拽开,“你在干什么?”

      坦加停了停,他双眼迷茫。坦加摇摇脑袋。

      “谢谢您,先生。坦加还在习惯新的家。”

      “什么意思?”

      坦加紧闭双唇,“家养小精灵侍奉巫师家庭,先生,世世代代侍奉同一家族。我们不被准许说主人的坏话,如果说了,我们就得惩罚自己。在赫尔加主人带我来这儿之前,坦加的亲人都被麻瓜杀死了。赫尔加主人让我们不用这么做了。我们在这儿是安全的,她说。”

      梅林点点头,仍然还有一丝震惊,“你的主人这么苛刻地控制着你?连说句坏话都不行?”

      坦加点点头,“坦加最后的一任主人......他们......他们是黑巫师,但是坦加还是得侍奉他们。幸运的是,坦加现在已经有了好主人了。”

      “你不能逃跑或是别的么?”

      坦加摇摇头,“家养小精灵必须对他们的主人忠诚,除非我们死了,或者主人给了我们自由,先生,而并没有多少家养小精灵获得自由。”

      “那真是太糟糕了,”梅林皱着眉头,“你不想得到自由吗?”

      “噢不,先生!”小精灵说道,眼睛睁得大大的,“我们喜欢工作!”

      “但万一你们的主人对你们不好呢?”

      “大部分家庭都很糟糕,先生。”坦加说,他的耳朵垂了下来,“家养小精灵被大部分巫师当低贱的仆人对待。”

      “那是错的,”梅林说,彻底被激怒了,“根本不是这样的。”

      “但是现在大部分小精灵都和创始人们在一起了,先生,”坦加情绪顿时好了许多,“坦加从来没有这么快乐过!”

       梅林朝他微笑,但是心中仍不能平复愤怒之情。“对了,创始人现在在哪?”

       “罗维娜夫人陪着她卧床的女儿,”坦加说,开始打扫起房间的卫生,“萨拉查先生在地下室制作魔药,但是戈德里克大人和赫尔加夫人和他们约好在早饭后在前厅会面。他们想带你参观学校。”

       “真的吗?”梅林感兴趣地问道,小口喝着杯子里的水,“我很期待看到城堡里更多地方。”

       “这儿很漂亮!”坦加喜悦地说,“比其它城堡好多了。当它完工后,所有的小精灵都会梦想在这儿工作的!这是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地方。能在这工作是我们的荣幸。”

       梅林听后也笑了,他惊讶于坦加的热情。坦加在房间里麻利地收拾起梅林作为随意放置的东西,梅林从来不是太注意整洁的人,即便到了他这样的年纪。

      “你说萨拉查大人在地下室?”梅林随意问道,“他经常去那儿吗?”

      “没错,先生,”坦加回答说,“他总是在做魔药。尤其是他回来以后。他喜欢一个人呆着。”

      “他是怎样一个人?”

      “一个好人!”坦加说,拼命点头,“萨拉查大人对我们家养小精灵特别好,即使他的情绪不佳,他也不会把火气撒在我们头上。”

      “他经常情绪低落吗?”

      坦加停顿了,看起来有些疑虑,“不是经常,先生,”他回答,“但自从他从他的家中回来就不一样了。他为被麻瓜杀害的亲人而悲痛万分。”

      我也是,梅林静静地想。回忆起那天他看见斯莱特林家中的仆人和孩子的简短画面。但是他一句话也没说。

      “除了这之外,他是......”

      “他不想其他几位创始人一样友善,”坦加说,“赫尔加夫人和戈德里克大人总是嬉笑打闹,谈吐幽默,但是萨拉查大人更安静。有些人觉得他冷漠孤傲,但是坦加觉得他只是有些腼腆。他还很聪明,几乎和罗维娜夫人一样聪明!”

      “那罗维娜又有多聪明?”梅林问道,惊讶于他能从这个小精灵口中知道那么多消息。他早在甘美洛的时候就知道仆人总是比谁都了解他们的主人,也总是最有价值的消息来源。同样的,这也适用于家养小精灵身上。

      “噢,非常聪明,”坦加说,看起来十分的骄傲,“她整天都在读书学习,还会说好多种语言。她就想萨拉查大人,都不喜欢热闹,看起来也没有很和蔼。但是她对自己的女儿非常好,而且海莲娜小姐喜欢和我们一起玩。当然了,是在我们不工作的时候。”坦加匆忙补充了一句,担心梅林怀疑他工作地不认真。

      梅林结束早餐后,坦加就开始收拾起来,将碗碟稳稳当当地放在托盘里,并轻松地顶在头上。梅林充满笑意地看着,如果在甘美洛时他也有这样的能力,他的工作将会轻松多少啊。   

       他站了起来,走向窗边,就在不一会儿前坦加刚刚拉开了这里厚重的窗帘。梅林极目远眺,欣赏壮丽的景色。无垠的平地和被冰霜冻住的湖泊,湖面波光粼粼,反射着冬日还不那么强烈的阳光。山脚下有一片围绕着城堡的大森林,向远处延伸了好几公里。梅林屏住了呼吸:这里是如此的壮阔。  

       “艾莫瑞斯大人?”小精灵唤道,梅林转身看见站在门口的坦加,头上顶着托盘,“如果先生更衣完了,坦加会在会厨房的路上带您去前厅。赫尔加夫人和戈德里克大人已经在那儿等着了。”

       “好的,”梅林点点头,小精灵变离开房间在外面等候。梅林打开抽屉里的箱子,里面放着坦加昨天理好的衣服。梅林翻找着,拿起又扔回,他的旧衣服和城堡与高贵的创始人们比起来太寒碜了。如果他想继续保持他们的信任,至少得衣着得体。

       梅林拿出一件坦加带给他的新衣服,快速地换上。他在墙上的镜子前审视着自己,却大吃了一惊。他穿着质地最柔软的衣料,显然价格不菲,质量上乘。在他穿惯了粗糙的衣服之后,这真是太奢华了。但令人别扭的是,梅林从来不是什么贵族,他是个平民,而且将永远以此自居。即使在甘美洛,他也从来没有穿着宫廷官服。梅林觉得自己这么穿像个小丑,他一直都是普通百姓,再一次看上去强大而有权势的感觉太奇怪了。

        梅林摇摇头,试图摆脱白日幻想,他不能继续浪费时间了。他穿上老旧的靴子,只是为了更舒适,最后将魔杖放进里边的口袋,打扮妥当。这么做时梅林叹了口气:他从来都不喜欢用魔杖,但这很是必要。不仅仅是因为他知道创始人都有古教的魔法,而他要指导他们,更是因为梅林不确定他是否充分准备好了让他们知道自己魔法的强大。至少,现在还没有。

        他打开门,走进长廊,看到了等待着的坦加。随着一声爽朗的笑声,坦加急匆匆地沿着长廊前行,而梅林则在后面紧跟。梅林向四周看去,城堡白天时看上去更宏伟。充斥着许多旋转的楼梯和蜿蜒的走廊,如果没有坦加带路,梅林肯定自己会无可救药地在这里迷路。坦加的步伐飞快,自信地走在前头,头顶的碗碟摇摇晃晃却从来没掉下来过。最终,他们走到了大理石的台阶前,梅林边下楼梯边赞叹于城堡的壮丽。

        “我必须得走了,艾莫瑞斯大人!”坦加喊道,“希望能很快再见到您!”

        “我也是,”梅林笑着说,看着小精灵转身走向离开前厅的另一条走廊,大约是去向厨房。梅林还没来得及思考要做什么就传来一声呼唤。他转身看到戈德里克和赫尔加正朝他走来,穿着都很保暖来抵御寒冷。梅林在他们走近时微微欠身。

        “你昨晚睡得好吗,艾莫瑞斯大人?”戈德里克雀跃地问。

        “睡得非常好,”梅林说,“你的城堡就像个奇迹。”

       戈德里克大笑起来,笑声低沉。他拍着梅林的肩膀说:“你知道该怎么说好话!到底怎么样,老实说吧!”

        “我说的是实话,戈德里克大人,”梅林说,“我被震撼到了,不仅是建筑,还是遍布于每一处的魔法。真令人赞叹不已。”

       戈德里克再次朗声大笑,“想博得我们的好感,哈?不会那么快让你得逞的。”

       但是梅林知道他因梅林的评论而欢欣鼓舞。他明显期待着梅林的赞同与肯定,在之前他肯定没多少能带别人参观的机会。

       “我们很高兴能带你参观,”赫尔加说,朝他微笑,“我们之前没有什么接待参观者的缘由,既然你愿意帮助我们研习魔法,你该尽可能了解这个地方了。”

      “我很同意,”梅林说,“我等不及要看看你们到底建了什么。”

      “赫尔加和我会带你参观这里,”戈德里克说,“罗维娜还和海莲娜呆在一块,萨拉查依然沉浸在糟糕透顶的情绪中调制魔药。”

      “我知道,”梅林说,“坦加告诉我了。”

      “坦加?”戈德里克皱着眉头问道,“坦加是谁?”

      “你雇着的其中一个家养小精灵,”梅林解释说,“我今早过来的时候他和我在一块儿。”

      “啊没错,”戈德里克说,“我永远也记不住他们的名字,现在有一百多个了对吧?我猜他们是很有用的小家伙,永远不会添麻烦而且似乎也不想要工钱,这点对我们来说是个好消息,因为我们现在手上的经费很紧——”

      “你对他满意吗?”赫尔加打断了戈德里克,迫切地问道,“这是我个人的计划,把他们带到这儿来。其他人似乎对这个并不在意。”

      “他很可爱,”梅林说,“也许有点过于投入工作,但是他很友善。您对他们族类的帮助令我敬仰,他们受的苦难和巫师一样多。”

      赫尔加看起来很高兴,“没错,人们在战争中总是忽略了他们。有些和巫师主人一起被烧死了,有些被遗弃了,有些甚至自愿牺牲,好让巫师家庭有时间逃跑。生活太残酷,他们还经常被虐待。我知道坦加来自一个黑巫师家庭,他们屠杀了整个麻瓜村庄,还将坦加留在残垣中顶罪。他们被烧死了,坦加也几乎丧命。我的一个朋友发现了他,就把他带给我照料。”

      “你记得住每一个的名字?”戈德里克惊讶地问赫尔加,“他们看起来都长得差不多!”

      赫尔加皱起了眉头,“那只是因为你根本没有花时间在每天从早到晚照顾你的人身上!”

      “他们不能算是人——”

      “他们有自己的思想和感情,”赫尔加尖锐地说,态度不容置疑,“他们理应得到应有的尊重。”

      戈德里克似乎还想争辩什么,但赫尔加一个眼神又使他畏缩了。他清了清喉咙,有些尴尬地指着房间。

      “好吧,我猜我们最好开始向艾莫瑞斯介绍我们的杰作了。这里是前厅,也是城堡原本的主厅。我们翻新了一遍,扩充它使得城堡比原先大上了好几倍。”

      “如果这里仅仅是前厅,”梅林说,“那么还有正厅?”

      戈德里克笑了笑,“没错,在你左边的门后面,但是正厅还没有完工,它甚至还没有一个房顶!现在就不带着你去参观了。”

       他伸出手指示,“来吧!我们带你去楼上看看。”

       梅林跟着两个创始人走上大理石的台阶,又穿过几条长廊。戈德里克喋喋不休地介绍,告诉他学校将会开设的课程,上不同课要用到的教室,已经学校运作的系统规范。赫尔加大部分时间都在聆听,并紧紧地盯着梅林,显然盼望得到梅林的赞同。梅林沉浸在每一个设想中,他看见城堡越多,就越加爱上这里。当他们随着楼梯移动时,梅林感到一阵眩晕。

        “太大了,”他沉吟,“你们打算招收多少学生?”

        “越多越好,”戈德里克立刻回答,“我希望每个英国有魔法天赋的孩子都能入学。到了恰当的年纪,十岁或是十一岁,我们就会发出邀请,然后把他们带到这儿学习。”

        “所有的学生?”梅林问道,“不管是什么背景或是用什么方法?”

        “没错,”赫尔加立即补充,这也是她第一次开口,“贵族家庭的孩子,或是平民家的孩子,纯血统还是麻瓜血统,英国人或是外国人,我们都一视同仁。如果他们有魔法天分,我们就要邀请他们。”

        “那用什么语言教学生呢?”梅林问道,“即使是在村庄里,人们之间的交流还有困难。这不会影响到你们的教学吗?”

        “只是暂时,”赫尔加说,“你或许已经猜到了,我们四个来自不列颠的各处,可以说许多不同的语言。无论需要用什么语言教我们都可以,再加上聘请不同背景的老师,确保所有学生都可以被照料到。我们希望最终能用一种语言教学,也许是英语,这样能够增强一致性。学校也会帮他们准备好面对外面飞速变化的世界。我们希望能够尽可能帮助他们。”

        梅林笑道,“听起来很不错。”

        他们停在了窗前,梅林再次将目光转向那片森林。戈德里克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

        “没错,魔法森林。在我们到的时候就在了。这也是吸引我们的原因之一,一片天然的魔法森林,你经过的时候也一定感受到了。”

        “的确,”梅林说,“我还感觉到了好些魔法生物,有些很危险。”

        戈德里克放声大笑,“是的,正好那些麻瓜进不来了!”

        “如果不会给孩子们造成危险的话。”赫尔加不赞成地说。

       戈德里克却摇摇头说,“这会让他们跃跃欲试的!”他坚持道,“看看他们够不够胆嘛!”

       “或是够不够鲁莽?”赫尔加抬起一根眉毛,问道。

       戈德里克耸耸肩,“有时候你必须冒一些险才能教学生。”

       赫尔加则面露不快,“我是不会在我的任何课上采取危险行动的。”说着就转身往长廊前走去。

       戈德里克暗笑地轻推梅林,“赫尔加不赞成我的理念,但如果要教会学生保护自己,小伤小疤,断个骨头的算得上什么呢?”

       梅林大笑,戈德里克让他想起了某个故人。他本以为如此强烈地想起亚瑟会带来痛苦,但相反的,梅林觉得无比亲切。他知道,亚瑟和戈德里克一定会相处得很愉快。如果亚瑟还活着的话。



                          ——本章较长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0)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