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 6 赢取信任)

       梅林跟着罗维娜夫人穿过学校的长廊,试着平静他那狂跳的心,将注意力放回他的任务上。然而他做不到。他穿过雄伟的楼梯,满是惊异地观察着雕刻着精美的花纹和手艺精湛的建筑物。而最令他惊叹的是,学校里的每一寸都有无比强大、势不可挡的魔法存在。这座城堡的确是真正的杰作,即使尚未完工,有些地方还用绳子围了起来,里面堆放着建筑废料,但是梅林确信这座城堡在建成之后将会创造奇迹,长存于世。


       另外三位创始者紧随其后,紧紧盯着着梅林越来越惊讶的表请,也许是在寻求他的赞许,亦或是维护他们用尽心血的成果。梅林试着尽可能忽略他们的目光,将注意力转向正朝着女儿房间走去的罗维娜夫人。


       终于,罗维娜停住了脚步,推开一扇沉重的大门,将梅林带到一段陡峭的螺旋式阶梯。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处在城堡内其中一座高塔上。他们进入了一个华美的房间,每一边墙都有好几扇窗户,窗外的湖光山水,风景怡人。房间很宽敞,配置亮色的家具,在两个大书架间还挂有蓝色墙毯。他还没来得及仔细欣赏房间的陈设,罗维娜女士就带着他走到了门边。


      “她就在那。”罗维娜指着里面说,克制着脸上的情绪。


      梅林点点头,朝前轻轻地推开门。房间里宽敞舒适,装饰了很多壁画以及柜子。在房中央是一张雕饰精美的小床,上面盖着厚重的蓝色毛毯,裹在毛毯里的,是个小女孩。


      梅林很快穿过房间走近观察女孩。床边坐着一个女仆,握着女孩的小手。她看向跟着梅林走进房间的四位创始人,见到他们的点头首肯,才站了起来屈膝行礼后离开了房间。女仆满是倦容,在离开前充满担忧的望着女孩。


      梅林掀开厚毯,仔细检查女孩。她看起来还很年幼,大概只有三四岁,一头黑发黏膩着冷汗,轻薄的睡衣紧贴着她滚烫的身体。


      梅林的心顿时沉了下来:大量的皮疹和疮口从女孩脸上蔓延到脖颈。他见过类似的情形。


      他绝望的心情一定表现在了脸上,因为罗维娜痛苦地跑向床的另一边,紧紧地攥住女孩的手。她抬头看向梅林,极力控制着脸上的痛苦之色。


      “你已经见过这样的情况了,对吗?”罗维娜低声说,“你救不了她了。”


       梅林坚定地看着她。“不错,我见过。但我还没放弃希望。”


       “这到底是什么疾病?”赫尔加询问,用肩膀环住罗维娜安慰她,“我从来没见识过这么厉害的病。”


       “我也是在两个月前才知道。”梅林回答,继续检查女孩的情况,“是种新的水痘,在整座城市中肆虐。也有些人叫它红疹。”

  

       “有什么治疗的方法吗?”


       “梅林沉重地叹了口气。“我之前只医治了一个病例,患者同样是个小女孩,而我没能把她救回来。”

      

       罗维娜听完顿时发出一声窒息般的呜咽,将女孩的手握得更紧。梅林看向和戈德里克已退回门口的斯莱特林,对他说:“这就是在你家乡村子里肆虐的疾病,这也是为什么那些村民会针对你们家。他们以为那是上帝在惩罚他们。”

       

       斯莱特林的脸上再次浮现痛苦之色。“也许他们是对的,”他轻声地说,“我们和麻瓜一样抵御不了这种病。”

 

       “也许可以,”梅林说。他将一只手放在女孩的额头上,“不是所有患者都死了,而且在此之前我有机会更深入的了解这种病症。我也许可以治好她。”他阴郁地一笑,“更何况,之前我没治好的女孩是个麻瓜,她的父母不可能接受巫师的帮助。我一直到万不得已才用了魔法。也许现在,治愈的机会更大些。”

       他转身离开床走向小桌上,拿起他带来的药材。他将各种药草、试剂和别的材料快速混在一起。梅林并不太确定这样做的效果,他也不知道解药到底是什么。但不知为何,所有事都像准备妥当一样。他的内心——而不是大脑——像是知道该怎么做。

  

       创始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但是梅林忽略了他们的目光。不知怎的,梅林对自己充满信心。他将混合完的药材收拢放进小袋子里,用绳子扎紧做成药袋。

 

       梅林走到床边,温柔地把女孩的枕头抬了起来,又将药袋放在女孩的头下。罗维娜在一旁用鹰一般的锐利眼神看着他。

   

       在他将女孩的头放回床上后,再次将手放在她的额头上,闭紧了双眼。梅林召集他所有的魔法力量,也是几个世纪以来最强大的一次。梅林任他的魔法在体内急速奔流,充满全身。他只觉全身沸腾,魔力从血管深处上升,像是即将要从皮肤内汹涌而出。梅林强烈地感受到了古教蕴藏在身体里的力量。原来这就是古教想让他做的。他必须治好孩子来获取创始人的信任。梅林确信,他能救这个孩子,他体内有这样的力量。这就是他那漫长等待的他的使命中的一部分。


       他睁开眼,朗诵咒语:“Halian thas geong maedencild of seageful adl. Heo issundorgiefu to se middangeard. Beorgan hiere.”


       话音未落,梅林眼中闪过金色的光芒,让创始者们惊讶地倒吸几口气。梅林感受到他强大的魔法如海浪般喷涌而出,药袋中的魔法开始扩散,沐浴于小女孩四周,整张床被耀眼的金色光辉笼罩。有那么一会儿,女孩被光芒整个包围,而罗维娜震惊地向后仰。终于,光芒渐渐平息、散去,而小女孩依旧躺在那儿,然而烧热已退,红疹和疮口全都消失,甚至没有留下一丝疤痕。她的呼吸平稳,是那么的安宁和祥和。


       罗维娜不敢置信地向床边靠近。她再次握住女孩的手,温柔地轻拍她的脸,“海伦娜?你听得到吗?”


       女孩的眼睛缓慢地睁开,睡意朦胧地眨着眼,像是离开了一个美妙的梦境。她微微转头看向她的母亲。

 

       “妈妈?”

   

       “海伦娜!”罗维娜喊道,将她的宝贝女儿紧紧拥入怀中,再无顾忌地抽泣起来。而海伦娜也把头埋在妈妈的袍子里。


       梅林露出疲倦的笑容,退后将位置留给拥上前来的其他几位欣喜若狂的创始人。他决定将时间留给他们温情而感人的时刻,于是走出了房间。他依靠着墙,呼吸沉重。太久了,太久没有施这么强大的魔法了。


       然而这感觉很好。梅林很少能有这样全力施展魔法的机会,这会招致怀疑。而那个女孩比他开始想的还要重要。古教选择救她,却允许其他人的死亡。这其中必然有原因。他被带来这所学校一定有目的。

 

       这时,梅林身后的门打开了,赫尔加朝着他走了过来。她甜甜地笑了起来,先前满脸的担忧早已烟消云散。


       “你真是神医妙手,艾莫瑞斯,”赫尔加说,“我的医术就没那么高明了。”


       “我没有贬低你的意思,我的夫人,”梅林回答,“只是你现在还不能运用你藏着的所有古教的力量。”


       “的确,”赫尔加说道,“而你说过你可以帮我做到?”


      “没错,赫尔加夫人,我可以。”

 

       赫尔加笑容温暖,“拜托了,我们没必要拘泥于礼数。就在刚刚你从生死边缘救回了我的教女。你足以成为我的朋友。”


       梅林听后也笑了起来,“我很荣幸……赫尔加。”


       她又往前靠近了些,“你是如何知道我们拥有这样的魔法?我们自己都无法完全了解自身。在建学校时,我们才意识到我们的魔法与他人不同,更别说开始领悟到这份奇特的礼物的好处。”


      “我可以帮你们逐渐了解。”


      “可是为什么?”赫尔加好奇地问,“为什么老远地跑到这儿来?”


      “因为直觉告诉我在这有更重要的任务要完成,”梅林回答,“我肯定我被带到这里是有原因的。”


      “所以原因就是教我们古教魔法?”戈德里克和斯莱特林也出现在了门口,留给罗维娜母女单独共处的时间,“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原以为所有的古教知识都已经消亡了。”


       “我的还没有。”梅林说。


       三个创始人相互交换了好奇的眼神,但还是接受了这个说法。戈德里克点点头,“好吧,”他皱着眉头说,“我不清楚到底是什么驱使我信任你,但这样的直觉很强烈,而我一向相信我的直觉。”


       古教。梅林暗自回答他的疑惑。它的力量比你意识到的还强得多。相信它。


       “你得留下来,留在城堡里,”赫尔加说,再次面露微笑,“我不确定目前忙于建设学校的时候还能挤出多少时间留给我们学习,但我个人十分欢迎你的加入。”


       “还有我,”罗维娜突然说,从房门内走了出来,她的脸还在泛红。罗维娜锐利地上下扫视着梅林,“你已经赢得了我的信任,但是我知道你还藏着一些秘密。你像是个谜团,我现在还无法解开。我希望可以多了解你一些。”


        梅林微微鞠躬,对上她探究的双眼,像是被刺中心防,“我十分欢迎,我的夫人。”


        罗维娜似乎准备争论一番,然而床边传来的一声轻唤吸引了她全部的注意。斯莱特林也离开了,往他们上来的楼梯走去,仍然怀有疑虑地盯着梅林。戈德里克则拍拍梅林的肩膀,跟着斯莱特林离开了。梅林依然没有得到斯莱特林的感激,他依旧不够信任梅林。


       “你得给他一点时间,”赫尔加说,将手轻柔地搭在梅林手臂上,“这几个月里他遭受了太多了。他和他的家人非常亲近,尤其溺爱他堂兄弟家的孩子。他还是放不下他们的惨死。”


       “我理解,”梅林沉重地说,“我见过太多这样的悲剧,我只希望他能够信任我。”


       赫尔加莞尔,梅林顿时觉得担子轻了许多。赫尔加慢慢转向他,双眼直视着梅林,伸出了一只手温柔地抚上梅林的侧脸,她的表情严肃,就像在仔细审视着他。

 

       “我看不透你,”她轻柔地开口,将梅林的头偏了一些,“我有个天赋,我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但是当我看你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就像你的未来早已被命运注定,而我是如此地弱小,根本无从揭示它。罗维娜没说错,你就像个谜团,但我不会试着弄清楚的。”

         

      “你不会?”梅林讶异地问,“你难道不好奇吗?”


       赫尔加温和地笑了出声,“我当然好奇了,但我不像罗维娜,我不渴求了解整个宇宙和其中的万物。我不追随事实和数据,研习书本和图鉴来增强我的头脑。世上有些事最好永远保持神秘,并因此而接受、享受它而不去考虑到底是什么,这是我认为的真正的智慧。你是个好人,我看得出,我也相信。我不需要去理解勇敢、忠诚、爱和善良是什么就可以知道他们是优秀的特质。只要你拥有这些,我就不在乎你藏了什么秘密,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影响你真正的内心,而这也是我看到的,你在房间里的所作所为正是你的内心映射。也因如此,我信任你。”


       梅林忍不住放声大笑,他和赫尔加呆在一起比其他人都要轻松容易得多。但同时,令梅林感到一阵痛楚的是,赫尔加也让他想起另一个女人——格温,她也只看重一个人的内心品质。梅林知道他可以信任眼前的女人,她值得成为他的朋友。

    

       赫尔加微笑着说,“现在,我得带着你去你的卧房了。我会把你在村子里的衣物带过来的。”


       “留我住宿的一家待我很不错,”梅林说,“我得向他们表示感谢才好。”

 

       “他们会被好好照料的,”赫尔加说,“我一直褒奖我所能发现的善良的人。”


       梅林毫不怀疑。眼前这个女人远离了一切欺骗和背叛,而且与其他几位创始人不同,她似乎全意甚至盲目地信任着梅林。


        当梅林想到他隐瞒的惊天秘密时不禁要叹息。他只希望不要辜负赫尔加对他的信任。


————————————————————————————————————————————


        梅林被一个年轻却不会说英语侍从带到了城堡内一个不大却舒适的房间。他躺在卧室那张柔软的床上,沉溺在羽毛枕头带来的舒适中。自从他离开甘美洛后,他就一直就着稻草枕头睡觉。


        当他环顾四周,发出了懊丧的苦笑。这个房间虽小,却比这三百年来梅林住过的任何一个都要大。不用他亲自燃烧的熊熊壁火,柔软又干净的床单,玻璃窗而不只是几条布料,烟囱而不是屋顶的一个洞口,墙上的挂毯和地板的厚毛毡......没错,真的是奢侈的享受。一个太久没有体验过的享受。


        大概到达房间一个小时之后,传来一阵敲门声,之后走进了一个梅林从未见过的奇特的小生物。它有两个蝙蝠般的大耳朵和长长的鼻子,穿着干净却破烂的衣服。它朝着梅林深深地鞠了一躬。


       “是赫尔加主人派我来说您的东西到了,艾莫瑞斯大人!”那个生物尖声道,退后指着边上几个装着梅林所有衣物的包,“我还带了一些干净的衣服给您,先生,因为你似乎不大够。”


       梅林大笑道:“的确,当像我这样长途跋涉,就不必要带上一柜子的衣服了。”


       它紧张地笑了几声,“您现在的衣服够用了,先生。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只有一件事,”梅林微笑道,仍然十分惊异,“你叫什么名字?以及如果你不介意我问的话,你是什么样的生物?我从来没有见过你的同类。”


       它看起来很震惊被问了问题,但又很高兴,“我叫坦加,先生。我是个家养小精灵!”


       “一个家养小精灵?”梅林困惑地问。


       “没错,先生!”坦加热切地说,“我们喜欢帮助巫师!我们喜欢工作!我们一生都给巫师家庭服务!”


       梅林感到有些混乱,“这不就有点像奴隶了吗?”


       “不是啊,先生!”小精灵喊道,像是被这个说法惊骇到了,“我们喜欢这样,工作可以让我们特别开心!”


       “我曾经是个仆人,”梅林说,“我就从来没喜欢过那份工作。”


        “恕我冒昧,先生,”它严肃地说,“你不是一个家养小精灵。”


        梅林大笑起来,“不,我不觉得我是。”他注视着小精灵更久了些,“好吧,我猜这完全看你个人。如果这能让你快乐,我为什么要反对呢?”


       家养小精灵笑了起来,“坦加很快乐,先生。”他的耳朵垂下来了些,“现在的日子对我们来说不大好过,先生。麻瓜们不喜欢我吗,他们说我们是怪物,但是我们只是想帮忙。赫尔加主人救了我们。”


       “是吗?”梅林好奇地问,“她是怎么做到的?”


       “她把我们带到了这儿,”坦加说,“她把能找到的家养小精灵都带到了城堡保护我们的安全。这里的小精灵现在有一百多个了。她对我们都很友善,还教我们怎么在学生来的时候准备足够的食物。遇到她真是我们的福气。”


        梅林微微一笑。他的直觉是对的,赫尔加·赫奇帕奇有一颗金子般的心灵。他希望他能够好好了解她。


        “听起来她是个伟大的女性,”梅林说,“我很期待在城堡里待上一段时间。至少现在我已经拥有两个好朋友了。”


        小精灵的眼睛霎时亮了起来,“先生是说坦加也是您的朋友吗?”它问,眼泪溢满了圆鼓鼓的眼睛,“坦加从来没有碰到过想和家养小精灵做朋友的巫师!”


        梅林朗声大笑,“我不是普通的巫师。所以我们是朋友了吗?”


        坦加笑说:“是的,先生。我很高兴能和您做朋友。”


        “很好,那我们说好了。”梅林说,因为自己能让小精灵高兴而格外满足。


        坦加鞠躬后离开了房间,留下梅林一人,仔细思索。他在这儿有许多要做的事。但至少每天他还能看到坦加和赫尔加友善的面孔。


        梅林只希望也能轻松取得其他几位创始人的信任。



评论(2)
热度(10)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