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5 创始人们)

作者的话:感谢大家留言!

有这么一件事啊:有人在回复里跟我讲我上一章全是黑体字。我通篇检查了几百遍但是还是很茫然啊,我这里看起来没问题啊,所以我就姑且一问:还有谁发现这个问题的?我要怎么办才能整好它啊?

不管了,就算这章是全黑体的,也希望你们阅文愉快!:)


——————


创始人们


梅林到这村子已经有一个月了,但他还是没能听到太多城堡和它的居住者们的事。他和希尔达与艾尔瑞德一起开心地住在他们小小的房子里,睡在一间单独的舒适的小隔间里,他现在卖的药剂已经改良了许多,鉴于他可以光明正大地往药剂里加入魔法了。这段生活很是舒心,梅林觉得他在这儿是可以很开心的,如果他不常常对这些人们需要隐居的理由感到不适的话。

每个星期都有更多的人到来,带着各种各样的魔法生物。每个人都身负苦难的创伤,但却很快感受到众人对他们的欢迎。这里的每个人都在某种程度上经历过苦难,而当梅林见证了居民们给予的包容与欢迎,还有大家都乐于助人的生活方式的时候,他的心中充满欣慰。这里非常像黄金年代的甘美洛。当然除了这里没有麻瓜之外。

他每晚都去客栈,去听听那里种类多过了头的语言还有对话,但几乎没有发现什么新的情报;希尔达和艾尔瑞德似乎把所有信息都告诉他了。从他收集到的情报来看,其中三位创始人已经在城堡里住了几年了,为了建造她们的学校,而斯莱特林是被他的朋友格兰芬多找来帮忙的,他大约是一年前来的。现在他已经和另外三人一样地热衷于学校了。

但某些时候他也许狂热过了头,梅林有时会一个人这么琢磨着。根据从城堡里雇的魔法师石匠们那里听到的消息,自从斯莱特林回来之后,他的脾气越发暴躁,也越发没有耐心,急切地希望学校早日完工。但考虑到他经历过的那种事,又还能有什么指望呢?

梅林还一个创始人都没见过;他们鲜少下到这村子里,然而梅林也没有理由去那城堡。创始人们很年轻,非常年轻,但他们无论如何都是强大的。有些人私下里对他们不寻常的能力议论纷纷,但所有人看起来都很信赖他们,毕竟他们是在为了将来世世代代的巫师和女巫们建造一个避难所。冬夜并不那么凛冽时,他会偷偷溜向城堡,只是长久地注视着它,以前的那种感觉便奔涌着回归了。城堡拥有着某种存在,某种他尚无法认知的更加伟大的存在。他察觉到自己的命运将与创始人们的纠缠在一起,但是如何纠缠,他尚且不知。

创始人们怀有某种形式的古魔法,是种奇怪的新的融合物,梅林以前从未见过这样的魔法,它使他兴味十足。为何古教赐予他们这种力量呢?

这一定是有某种目标的,是某种使命,他下结论到,这所学校注定会诞生。

最初他持保留意见,但他反反复复思考了一百多遍,却始终会得出同一个结论:他被迫使着来这里是有原因的。古教衰落了,直到它重新被人们希求的那天为止将始终隐世不见,这四个人有古魔法绝不可能是巧合,因为他们四个可是在做一件可能会影响未来世世代代英国的所有拥有魔法的人的大事啊。

他得出了自己必须做些什么来帮助他们的结论。

但现在,他还没想出办法。他总不能直接走上城堡去告诉他们他的身份吧?就算说了,难道他们会相信他吗?无论如何,他得有所作为。这些人虽然有着古魔法,但这魔法却未被正确使用。他能去教他们吗?他能想出一个融合新旧魔法的方法,并且帮他们打造这所学校吗?这是古教打算让他做的事吗?

是的,他断言道,这很重要,自从他待在这村子里开始,他感觉到这重要性与日俱增,直到它已经成为了一种他不得不听从的压倒性的直觉。无论他是否告诉创始人们他的身份,他都必须倾其所能地帮助他们。但他该如何取得创始人们的信赖呢?

他的机会在他到来后恰好一个月的时候降临了。他在和希尔达和艾尔瑞德一起吃晚饭,打算一会儿要去加入客栈里那群人的行列的时候,门板被重重砸响了。

希尔达跳起来,脸上带着一种惊恐的表情,梅林知道她正在经历痛苦的闪回,她被愤怒的麻瓜们赶出村子时的闪回。

艾尔瑞德站起来,冷静地走过去开门:“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一个小男仆冲进来,无视了希尔达和艾尔瑞德直直看向梅林,此刻梅林也站了起来。

“你、艾莫瑞斯?”他开口道,他的英语口音很重。

“是我,”梅林答道,“谁找我?”

“罗伊娜大人,”男孩说,“她要见艾莫瑞斯。”

梅林皱眉:“罗维娜大人?罗维娜·拉文克劳?”

“是,”男孩说,“在城堡。她要你去。”

“为什么?”

“你、医师。”男孩紧张地瞥着门口,他似乎很是匆忙,“她需要你。”

“她病了?”

“不,”男孩说,“小孩。需要帮助。”

“小孩?”梅林皱眉道,“我以为学校还没开始招生呢?”

“这不是学生。”希尔达说道,她看到敲门者的时候,就克服了自己的恐慌,“是她的幼女。女孩的父亲是个麻瓜,她被许给他为妻,为了给她家乡的村子里麻瓜与巫师之间带来和平。他在一场与维京入侵者的战斗中战死,村里人觉得是她克死了他。她独自养大了自己的女儿。”

“怎么以前没人告诉过我这件事?”梅林问道。他偷听了一个月闲谈,却从来没有一个人哪怕一次提到过任何创始人有孩子这件事。

“不重要!”男孩喊道,“孩子病了!你、帮助!”

艾尔瑞德阴晦地笑了笑:“那现在你知道了,艾莫瑞斯。”

梅林点点头。这个男孩确实看起来很着急。“好吧,给我点时间准备。”

男孩点点头,他松了口气,等在门边,看着梅林打包物资。梅林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好运,就在他决定要亲自去城堡的时候,创始人之一竟然私下来找他。他只希望他有能力帮助那孩子。如果他不成功,在他能有机会跟他们谈谈之前,四个创始人全都会跟他翻脸的。

“你确定吗,艾莫瑞斯?”艾尔瑞德问道,“赫尔加大人已经是一位杰出的医师了,如果她也无能为力,那么……”

“我必须试试,”梅林说,“说不定我会知道什么赫尔加大人不知道的。有个孩子的性命危在旦夕啊。”

“祝你顺利。”希尔达微笑着目送梅林跟着男孩出门走上主街。男孩领着他到了拴马的客栈。

“你去城堡、现在。”他指着马说,“我走。你要去快点。”

梅林点头,麻利地翻身上马,他在马笼头上看到一个奇怪的纹徽,但他却没有停下来仔细看。他纵马奔过主街,越过卫兵们,沿着通往城堡方向的村路向前。他希望他不要太迟。希望事情不要像上次斯莱特林家族那样。

他又骑了半个小时,直到巍峨的城堡在他面前赫然出现。他难以自制地心怀敬畏地瞻仰它。这座城堡的宏伟与绝对的威严几乎能与甘美洛相当了。

他骑着马穿过过几道魁伟的大门,沿着一条倾斜的小路骑向建在一座高大的石墙边的马厩。一个小马童迎接了他,牵走了他的马。他用一种听起来像是盖尔语的语言对梅林说了点什么,当梅林示意他听不懂的时候,他只是指了指路。

梅林向着马童指明的方向走去,明白像这样一个衣着寒酸的孩子是一句拉丁语也不会说的,他希望能找到自己要找的地方。转过一个弯,他看到了两扇雄伟的橡木大门,门微微开启,门缝里泄出一道光,照亮了他面前的路。

他走向木门,闪身进入,浑身上下一阵战栗,仿佛他刚刚跨过了人生的某种重大门槛。他被他所见震惊。一座壮丽的入口大厅映入他的眼帘,它大得几乎能装得下村里的每一座房子。他的面前铺展开一道宽广的通往上层的大理石楼梯。魔法的能量和纯粹的华美从这地方的每个角落辐射而出。这简直太难以置信了。

梅林忙着四处打量整个房间,以至于他几乎没听到向他靠近的那轻轻的脚步声。他转身,看见一名女子从这壮丽的礼堂边的走廊向他走来。她仔细打量着他,梅林发现自己也在对她做同样的事。她二十岁出头,穿着鹅黄色的长袍,有着一鬃长长的略带红色的金发,长发垂在她那令人赏心悦目的小圆脸边,她似乎经常笑容满面。无论如何,此时此刻她的脸上却遍布愁容,表情凝重。

“您是艾莫瑞斯?”她问道,她的英语几乎不带口音。她用她淡蓝色的眼睛注视着他,一刻也不曾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

“是我。”他回答道,“敢问阁下尊姓大名?”

“我是赫尔加【注1】。”赫尔加·赫奇帕奇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回答道。

梅林毫不惊讶。早在他见到她之前,他便感觉到了她的魔法。他的怀疑是对的,不止一个创始人拥有古魔法。他对这条命中注定之路的确信增强了。

“很荣幸见到您,赫尔加大人。”他向着她微微鞠了一躬道。她显然出身高贵,而梅林希望自己能够迎合她,"我惟愿我们能在更为令人愉快的场合下会面。"

“我也如此希望。”赫尔加几乎是紧张地抬眼扫视着大理石楼梯。她再次转向他时,皱起了眉。她向他走近了一步,眉头微颦,脸上浮现出好奇的表情。

“我们以前见过面吗?”她问道。

梅林几乎微笑起来。赫尔加能感应到梅林体内的魔法,察觉到古教的熟悉感,她自己的魔法将他的魔法认作亲族。

“从未见过,大人。”梅林说道。

她的眉头皱得更紧了:“我几乎可以发誓——”

“赫尔加!”

梅林已经感觉到身后出现了更多古魔法,他转身看到一个年轻男人几乎蹦跳着扑向他。他有着一头华丽丽的及肩红发,线条刚毅的下巴上盖着一捧和他头发相称的火红的胡子。他看起来也有一张爱笑的愉快的脸,此刻却哀愁遍布。他看见梅林的时候微微眯起了眼评判着他。梅林带着一副充满决意的无辜表情回盯他。这个男人,他身体中也充满了古魔法。

“你是艾莫瑞斯?”那男人问道。不像赫尔加,显然他以英语为母语,“我还以为你会更老一点呢!”

梅林几乎哼了一声。对对对,三百岁其实也没那么老……

“我无意冒犯,大人,”他留意到男人最多也不过二十岁道,“您自己其实也没有多么年长。”

那个显然是戈德里克·格兰芬多的男人轻笑了几声,愁容稍稍淡去一些:“我喜欢直率诚实的人。”

梅林耐心地等着这两人检测他。他在这里必须谨慎,他必须取得他们的信任。他体内的魔法正在如此狂躁地咆哮着,以至于他几乎难以控制它了。他感到一阵兴奋的颤抖。

“你救得了那个孩子吗?”戈德里克恢复严肃问道。

“也许吧。”梅林说,“我花了许多年研究医药。”

戈德里克扬起他一边的眉毛:“许多年?你什么时候开始学的?断奶前还是断奶后啊?”

“他比他看上去要老一些。”赫尔加说道,她再次走过来面对他,“我感受到他比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要更为深邃,戈德里克。”

戈德里克扫了他一眼,看上去极其非常尤为认真地听取了她的意见。他回看向梅林,眼中是新建立起的敬重。梅林微微屏住呼吸等待着。他一定要谨慎。

戈德里克的视线落在梅林的右边开口了:“啊!萨拉查!村里来的医师到了!”

梅林感到心里渗出一丝冰冷。这可麻烦了。

他不安地转身看过去,萨拉查·斯莱特林正向他走来,他脸上一刹那溢满震惊,整个人辐射出一种难以置信的情感。他死死顿住脚步。

“你!”他大喊道,眼中喷发出熊熊怒火,他迅速抽出魔杖,“你竟敢——

“萨拉查!”赫尔加抽出自己的魔杖喊道,“你在干什么!”

“他曾在那里!”斯莱特林决眦欲裂,喊道,“我家人被杀的那个晚上他曾在那里!他只是旁观而什么都没有做!”

“这是真的吗?”戈德里克尖锐地道,他也抽出了他的魔杖,虽然看上去不知道该指着梅林还是萨拉查。

“是的我确实住在村子里,”梅林说,“但我并非龟缩在后,袖手旁观!我离开村子了,当我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多么相似的故事啊!”斯莱特林轻蔑地嘘声道,他怒视着梅林,“我看见你了!”

“我那是在试着阻止他们,”梅林直率地回视萨拉查道,“但我来的太迟了。我只比你早到几分钟。”

斯莱特林举起他的魔杖,但梅林同样迅速地抽出了自己的魔杖指着他。“别这样,”他说,“这不是我的错。那天晚上我唯一做的事就是阻止你犯一个可怕的大错。”

即使他说出这话,梅林也知道自己不完全是真心实意的。斯莱特林的母亲相信他能保护她的家族,他没能做到。这事实依然深深刺痛着他。

斯莱特林的面孔因震怒而扭曲,他家人死亡六个星期以来,那没怎么痊愈的悲痛染上他的双眼:“我要他们痛不欲生!”

“而你在这屠杀中会毁了你自己的。”梅林冷静道,“杀了那些无辜的妇孺难道能换换你的家人吗?他们什么都没做。而作恶的那些人已经受到惩罚,这以上的杀戮就不是正义而是纯粹的复仇了。你现在明白过来了对不对?你很庆幸我阻止了你。”

很长一段时间,斯莱特林一直瞪着他,他心神巨震却竭力抑制住自己,他的魔杖颤抖着。最后,他放下了它。虽然他看起来依旧很生气,却不是因为梅林了。仅仅是那些记忆使他愤怒不已。

“这部分事情你从没告诉过我们,萨拉查。”赫尔加也放低了她的魔杖,柔声道。

斯莱特林从她身上偏开视线:“我不想让你们知道这些残酷的细节,赫尔加。我知道如果你发现了我差点做的错事,你绝不会对我感到满意的。”

她同情地偏过头:“我会理解你的,萨拉查。你可以对我们敞开心扉。”

斯莱特林没有回答。他看上去在试着平复他的情绪。他的双手还在颤抖。

“你来这里并非巧合,对不对?”戈德里克问梅林,他的手中仍然松松地握着魔杖。

“对。”梅林说,他决定要坦诚面对他们,“我跟着萨拉查大人来的。”

斯莱特林转脸尖锐地盯着他:“为什么?你是对在你那恰到好处的缺席期间村里发生的事觉得内疚吗?”

“不。”梅林道,他声音冷静,虽然再次不是真心实意的,“我感觉到你怀有某种力量,某种我已经很久很久没有感受到的力量。它吸引着我。所以我跟着你想弄明白这力量到底是怎么回事,而在这里我却感应到你们几个全都怀有这种力量。”

“然后呢,这是什么力量?”戈德里克眼神怀疑道。

梅林同时看着他们三个:“是古教的魔法。”

他们三个在死一般的沉默里直勾勾盯着他,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戈德里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太荒谬了。到底是什么让你认为——”

“我请您不要侮辱我的智商,”梅林打断他道,“我很清楚你们知道自己拥有它。整个城堡都充满了它。因为某种原因,古教选择了你们四个来建立这所学校,它在你们的新魔法之外还赐予了你们一些古魔法的力量。你们已经在研究它了,对不对?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会聚集在一起。你们想要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却没有成功。你们必将失败。古教比你们意料中要复杂很多。”

“你好像很懂啊。”斯莱特林留意道,他依旧用一种难以掩饰的冰冷的目光盯着梅林。

“我可以帮你们弄懂它。”梅林轮番一个一个看着他们道,“我能教你们如何正确地使用它,如何用同时用新旧两种魔法创造新的咒语。我会在一切可能的方面帮助你们,帮你们赋予这天赋意义。”

“那你要怎么做到这些呢?”戈德里克问他,虽然他对他越发好奇。

“因为我是这片土地上最后一个使用古教的人了,”梅林说,“我命中注定要教授你们使用它。”

“这不可能。”

梅林听到另一个声音时转过身,这英语也是微微带点口音,他望向大理石台阶的最上级,那里孤零零地站着一个女人。

梅林对她的第一印象便是她是一个结着浓浓愁怨与孤寂的女子。她面容姣好,身形曼妙,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身穿一条深蓝色的曳地长袍。她以一种帝王般高贵之姿,面上带着傲慢之色,但其中却富有某种深意。梅林感觉她是一位极有智慧的女性,但她却将自己与他人隔绝,她超然离群,不愿卸下自己的心防。

她快速地走下楼梯,走向他,她刚刚哭过,双眼微红,两人目光相接,梅林感受到一阵他难以解释的战栗。赫尔加的凝视充满洞察力,但这位女性的凝视却直达他的灵魂。他短暂地失语了。

“不可能。”她重申道,“最后的古教魔法使用者和德鲁伊一起灭绝了。除此之外一个人也不剩了。”

“我向您保证,大人,”梅林目不转睛地看着她道,“我绝对是货真价实的。”

她扬起她一边的眉毛:“你觉得我傻吗?要我说,你就是个江湖骗子。”

“要我说,您应该在全然对我不予理会之前给我一个机会,罗伊娜大人。”梅林猜测着女性的身份道,“您体内怀有古教,你们都有。您也可以感觉到我体内的,不是吗?”

“我只相信确凿的事实,艾莫瑞斯。”罗伊娜超然道,“我从不相信感觉。”

是了,梅林自个儿想道,这个女人害怕被自己的情感引导。她听从头脑,却不听从心声。

“很好,”梅林依然盯着她道,“我会向您展现我的能力。带我去见那孩子,我会证明给你看,我的魔法远超于现代魔法之上。”

她眯起了她的眼:“你以为我会让一个作出这种不着边际的声明的人靠近我女儿?”

“是您叫人找来的,大人。”梅林提醒道。

“仅仅是因为赫尔加无力救护她。”罗伊娜快速道,“我听村子里的传闻说一个药师定居在这里了。不要太高看自己,艾莫瑞斯,我遣人叫你是最后的选择。然而现在我已经不确信我是否想要你来了。”

“可惜了。”梅林道,“因为我可是有十足把握,即使是你那重重疑心,我的诚意也能将其说服,只要给我一个机会。”

罗伊娜似乎不为所动:“你说的是不可能的。魔法法则是不会允许这事发生的。”

梅林朝她坏笑了一下:“规则也可以被扭曲的,大人。”

在罗伊娜能回答之前他转向斯莱特林。“我阻止您杀人的时候用的那个魔法,”他说,“您看见我用魔杖了吗?您以前见过我用的那类魔法吗?这不是别人用的魔法。你们一定感应到它了。”

斯莱特林皱起眉头,有那么一刻,他脸上的仇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若有所思的疑惑神情。他并没有回答。

“凭什么我们要信任你?”戈德里克依旧看起来很是怀疑道。

“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还稍微能帮帮那孩子的人。”梅林回答,“给我个机会,我会向你们证明我确实是古教的巫师。”

罗伊娜看上去像要愤怒地反驳,但一声轻柔的鸣唱制止了她。梅林感到胸中升起一阵欢愉,当他听到那宛如一首动人的乐曲中一支悦耳的旋律般在整个城堡中回荡的鸣唱。所有创始人们都被震惊得呆住了。

然后,在一道金红的闪光中,一只天鹅大小的鸟俯冲而下,盘旋在礼堂中聚集的男男女女的头顶上,它的鸣唱如歌般美妙,微风轻抚它华丽的羽翼。一只凤凰,梅林想着,他呆住了。他以前从未见过,它们是如此的罕见。

“到这来!”戈德里克向那只鸟皱着眉呼唤道,“快过来,来这!”

但那鸟并未听从他,它滑翔过戈德里克的肩膀,立刻迎向梅林,它栖于梅林肩上,柔声低吟着。梅林感到这只鸟蕴含的古教时,他惊讶地僵住了。它将他认作亲族。它用它柔软的羽毛轻轻摩擦着梅林的面颊,梅林无法抑制地微笑起来。

创始人们瞠目结舌地看着他。

“但——”格兰芬多结结巴巴道,“怎——”

“凤凰是极其智慧的生物,具有完美的直觉,”赫尔加微笑道,“这是我需要的一切证据了。如果你对我们撒了谎的话,这只鸟是不会来到你身边的。你就是你告诉我们的那个人。”

斯莱特林困惑不已地盯着凤凰。他开始用一种新的眼光看待梅林,虽然眼中冷意依旧。

戈德里克生硬地清了清嗓子:“嗯,我觉得吧……凤凰能最为准妥地判断个人品行。如果他觉得你可以被信任……那我还有什么可争辩的呢?”

梅林露齿而笑,但针对这个问题,只有一个人的意见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他转身看着罗伊娜,她正用一种学者般饶有兴致的目光打量那只鸟。

“那么你呢,大人?”梅林柔声问,“你会相信我吗?”

罗伊娜皱起眉头,看上去真切地说不出话来。她双眼猛地直对上梅林的,就好像她在试着读心。

凤凰又一次发出了一声抗议的鸣叫,罗伊娜再次扫了它一眼。

最后,她的态度软化下来。

“好吧。”她心无旁骛地盯着他道,“我怎么有资格去质疑如此智慧的生物呢?我带你去见她。反正她到了这地步事情也不会更糟了。恐怕现在我们已经什么都做不了了。”

她很好地掩藏着自己的情感,但梅林从她的眼神中捕捉到一缕刻骨的悲痛与恐惧。

“大人,我认为,”梅林静静道,“您低估了古教的力量。”

他说完这话,罗伊娜已转身登上大理石台阶,梅林跟上她,凤凰在他肩上轻轻摇晃。

第一部分已经完成了。他现在要做的事就是治好那孩子,向他们证实自己的价值。

他只祈祷一切不会太迟。


——————


作者的话:液噫!终于见到创始人们啦!他们可是主要角色啊,可我们差不多完全不了解他们,所以我希望你们喜欢我诠释他们的方式:)

留言评论大欢迎:)


【注1】我是赫尔加:原文为"I'm Lady Helga."翻译时实在不能译为"我是赫尔加大人/女士/小姐"吧……因此此处作语境意解,实际还是敬称。另,旁白内的Lady Helga,Lord Godric,Lord Gryffindol和Lady Rowena全都直接译为其名,对话中称为“大人”。然而到目前为止,旁白里一次都没出现过Lord Slytherin或者Lord Salazar,这一点相当耐人寻味啊。


——————


在译到罗伊娜“有着一头乌黑的长发”的时候,有如下对话:


译者:with long dark hair……她长着黑的长发……这么翻听起来是不是特别low逼?

友:对

译者:哦那怎么办?

友:你给我形容一下?

译者:就那种黑的,长长的,浓密的,闪着光的,特知性的那种,你造就莫佳娜那种。怎么优雅地形容?

友:……霸……

译者:啥?

友:用霸王。

译者:你特么能不尴尬吗?



评论(2)
热度(7)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