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4 踏上旅途)

Chapter4 踏上旅途


       自斯莱特林家族的那场大屠杀以来已经过去了一周半,梅林马不停蹄地跟着萨拉查,却仍然不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梅林远远地在萨拉查后面,利用魔法痕迹跟踪——而不是麻瓜的跟踪方式——他向来不擅长——而且根据他的估计,他离萨拉查有半天的行程,足够接近而不会跟丢,也足够远而不被发现。梅林骑着马,顶着糟糕的天气,一遍遍捋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个斯莱特林有着无比的力量,尽管他使用现代魔法,但潜在的却是古教魔力,叫嚣着让梅林回忆起带来最深苦痛的过去。显然,斯莱特林对此一无所知,否则他会试着施展古教魔法对付梅林。但又是为什么他会拥有失落的古教呢?


       世上再无一人的魔法能与梅林比肩,即便是那些在甘美洛时他的巫师朋友。不过,这个斯莱特林还是远胜于与之当代的巫师们。


        这简直毫无道理。如果他是德鲁伊后代,那就情有可原,他有可能拥有这样的力量。但梅林不觉得他是。德鲁伊后代们不会娶外族之人,而梅林确定斯莱特林家其他人都不是德鲁伊。他拜访城堡时没有感受到一丝古教的力量。他们魔杖的防御作用微乎其微。更何况,尽管在古教趋亡后他们的魔力大大衰弱,德鲁伊后代也坚持不用魔杖。


        梅林决心无论多久也要揭开这个谜团,他已执着等待古教回归的讯号三百多年了,也许就是此刻?他注定要和斯莱特林共事?


        如果是这样,梅林必须谨慎对待。要是斯莱特林发现梅林跟踪他,必定没好脸色,况且他将至亲之死怪罪在梅林头上。不能贸然上前,还是先静观为好。


        斯莱特林家人的样子一直萦绕在梅林心中,挥之不去。他辜负了他们的期望,就像他辜负了亚瑟一样。他本是斯莱特林们的唯一希望,却随着梅林致命的决定消失殆尽了。卡珊德拉曾是那么强大的巫师,她甚至预见到了潜在的危险。这样的女人怎么会殒命于麻瓜的手下?世上真就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他没有能力拯救所有人。梅林在目睹了挚友们随着时间流逝逐个离世后,才痛苦地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他还有机会救卡珊德拉的儿子。梅林下决心做些有意义的事,停止沉溺于过去的所作所为中。


        他不清楚斯莱特林到底要去哪,也许就连斯莱特林也不知道。他们看起来在往南边走,梅林也时刻保持着警惕。亚瑟死后,不列颠岛成了血雨腥风之地。不断有军队跨越北海突袭,新的王国在各处纷纷涌现。梅林尽可能快地穿过镇子和村庄,耳边各种不同的陌生语言此起彼伏,争相灌入梅林的脑中。


       直到眼前出现了罗马城墙,梅林才意识到他们走了多远。在异国的土地上,他们很快就会进入阿尔巴❶,一个人们讲盖尔语的地方。梅林在许多年前曾来过这,但是相比从前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梅林继续骑行了几天,观察到地貌的改变,从平缓的山丘和涓涓细流变成了陡峭险峻的高峰和巨湖山谷。天气变冷,云也越灰暗低沉,像是寒冬降临。梅林在马上不住颤抖,又裹了裹紧长袍。斯莱特林到底还要走多远?


       终于,那个夜晚,梅林坐在一簇火苗旁,有种奇怪的感觉。他闭上双眼,感知他的魔法,放空他的心绪。他感受到了变化。梅林睁开眼睛,泛起笑意。斯莱特林终于停下了脚步。不只是今天,梅林能感受到斯莱特林到达了目的地。


       梅林再次躺回他破旧的毛毯,思考着。是什么驱使着斯莱特林来这么个冷清偏远的地方?在群山之后会有世外桃源吗?这里会是这几个月来斯莱特林一直待着的地方么?


       卡珊德拉女士一直说他的儿子不过是“旅行”,但是梅林怀疑另有其他。斯莱特林不是毫无目的地地漫游,而是专门赶路于此。这不是什么小事,在如今四处危机的时代,穿行于语言、文化都不通的异邦可不明智。没错,斯莱特林一定有非同寻常的理由来此。卡珊德拉夫人说过他有好友结伴同游,是不是就已在此等候他的来临?又是为了什么呢?


       第二天,梅林与朝晖同醒,踏上最后一段旅程。斯莱特林昨晚必定快马加鞭,因接近中午梅林才再次感受到了联系。魔法联系。


       梅林停下脚步。他面前的峡谷之后充满了魔法的生物。这是种聚会吗?他集中思想,试着分辨各种魔法,来找出斯莱特林和他的古教魔法。但不知怎的,困难了许多。梅林皱了皱眉,难道是说这里还有人拥有古教魔法的力量?这几无可能。


       梅林下马,手握着缰绳,试着完全感受他面前的魔法存在。几个小时走下来,他进入了一片广袤的森林。他感受到一阵激烈的魔法浮动,其中有新教也有古教魔法。他也因周围强大的魔法存在而紧张、警觉起来。林中有魔法生物鬼祟走动,却无一个敢攻击他。梅林越深入森林,魔法就越明显,激起了他心中尘封的情感。


       终于,他摆脱了重重叠叠的树影,然而在看清的一瞬间,他惊讶地停止了心跳。


       在他面前的,是一座城堡。城堡赫然耸立在广阔的湖泊后,发出柔和的蓝色光芒,与无际的天空相融合。


       梅林倒抽一口气,城堡太大了,几乎和甘美洛一样。有不少角楼和高塔,成百上千的窗户反射着阳光。梅林震惊地忘记呼吸,却不仅是因为城堡本身。


       整个地方弥漫着魔法力量。几乎是每块砖,每块石都充斥着魔法。它创造的魔法氛围点燃了梅林心底的魔法火焰,洗涤了梅林全身心。同时,他还察觉到了古教和新教魔法的混合存在。


       梅林惊得彻底说不出话来。这……不可能。一个建筑物怎么会蕴藏如此强大的魔法?


       他倚靠着树慢慢坐下,敬畏地注视着眼前的城堡。这到底派什么用场?


       他可以确定斯莱特林就在城堡里,他能感知到。但是为什么来这儿?谁住在里面?某个国王或是城主?


       梅林观察久了,就无法不忽视有些问题。尽管第一眼看上去极其壮观华丽,但却有瑕疵。在一些最高塔附近堆着许多不稳固的脚手架,这也意味着这座城堡尚未完工。远处传来的模糊的锤凿声也证实了这点。

       这就是斯莱特林在忙活的事情。他在这里几个月了,建造这座宏伟的城堡。但是为了什么呢?他想和他家人远离充满疑虑的麻瓜,然后搬到这儿住?毫无道理啊,何必要建得这么远,在这块最偏远的异国之地?他有这么渴望隐居吗?


       而且何必建得这么大?这座城堡比原先的斯莱特林宅大了整整三倍!对一个家庭来说也大的过分了吧?梅林见过比这大的唯一一个城堡属于贵族。难道斯莱特林效忠于阿尔巴的国王?


         梅林试着集中精神,渗入城堡感知魔法,然而他发现魔法过于强大,无法分离每一个魔法个体。不过,他感知到城堡里现在只有几个人。


       在未到达前,他其实就感觉到它的存在了。但同时,他还感知到存在着许多人,他们在哪儿?


       他向四面八方散射他的魔法力量,寻找那些人。终于,在几英里外的城堡东边,有魔法和许多巫师的踪迹。


       梅林起身,再一次上马,往城堡扫了最后一眼。如果他想了解更多,那么那些巫师是最好的帮手。祈祷能找到他们。


——————————————————————————————————

       在茂密森林中的一条崎岖的小路上骑行了约一个小时之后,梅林终于到了他所找寻的地方:一个村庄。它看起来极为普通,一条主干道上来往着几匹马,一些服装店,食品店和其它生活必需的店铺陈立两侧。然而梅林知道,还有些不同藏于平淡无奇的表面:这里的人都是巫师。


       梅林几乎要笑起来。他从未见过整个魔法村落。即使在年轻的时候,每个村子都是巫师与麻瓜共处。这样也不错,他想,走近了围着村落的城墙。至少在这里巫师不需要向麻瓜隐藏身份,他们可以自由地使用魔法。这想法也同时让梅林感伤起来。这又一次证实了在甘美洛时代后不列颠堕落到什么地步。巫师必须隔离自己,远离那些本应该和平共处的人。这再次提醒了他所有的努力都付诸流水,空留传奇。


       “停步!”


       梅林勒住马,微笑地走向从城门的哨兵塔里出来的守卫。他是个巫师,从他周围的魔法浮动就可以感知。但他很紧张,很快就叫了其余几个守卫一起走近。他们都佩了剑,但握法很生疏:他们本是用魔杖保护自己,而不是麻瓜武器。


       “你是谁?”第一个守卫问道,“来这儿做什么?”他说的是生硬的拉丁语,梅林听着也很陌生。自从基督教传到不列颠,拉丁文在上层阶级中广泛使用,但只有少数普通人会说。幸运的是,梅林会。

       “我是艾莫瑞斯。”梅林回答,好笑地看着那个男人对于他会说拉丁文的惊讶之情,“我只是路过而已。”


       那个守卫转向他的朋友,又快又急地轻声说了几句,听着像是盖尔语,然后再次转向了梅林。


       “生人被禁止进入这个村落,”守卫慢慢地说,显然在寻找合适的词汇,“你不能进来。”


       “为什么?”


       那个守卫瞥向旁边的人:“我们不相信外人。”


       梅林几乎要放声大笑了。他们以为他是麻瓜,还试着要赶走他来保护村落的安全。


       “我只是好奇山上的那座城堡而已,”梅林解释,指着他们身后,“我觉得我可以在那里找到答案。”  


        那人的眼睛瞪大了,其他的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你能看到城堡?”


       “没错,”梅林回答,疑惑他们为何这么惊讶,“有什么吗?”


       守卫怀疑地眯起眼睛,“你不知道?”


       梅林摇了摇头,“我刚刚来到这。我看见它了,就想来看看是什么。你能帮我吗?”


       守卫往前迈了几步,“你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吗?”


       梅林皱起眉,“证明我自己?什么意思?”


       “证明你说的是真的。”守卫说,谨慎地看着他。


       梅林有些困惑。那人的拉丁语只学了点基础,梅林很难理解他的意思。突然,他意识到,这个城堡是用魔法建造的,那肯定有些魔咒防止麻瓜看见。这个男人是在要求他证明自己是个巫师,证明他可以被信任。


       梅林的眉头更深了。这么多安保措施……这些人肯定吓坏了。


       他从袍子内里的口袋里抽出魔杖,决定先藏起他的古教魔法。那人眼睛收紧,牢牢盯着他。


       “Avaris!”梅林叫道,变出一群飞鸟,飞向树林中。守卫似乎松懈下来,立刻友善了许多。


       “你可以进来了,”他说,让出了路,“也许你能在酒馆就找到答案。”


       “谢谢你,”梅林朝他点点头,下马牵过大门。守卫们仍然有些许怀疑地看着他,但是梅林没再注意。


       他沿着路前进,注意到这儿有许多人正用着魔法。如果他没想起当今残酷的处境,也许还能在这个巫师的聚集地好好游览一番。一些人朝他投来好奇的眼神,但没人说话。他们知道他没有威胁。他通过了守卫的检验。


       这里到处都是魔法力量,梅林很有兴致地四处闲逛,注意到这里还很新。他好奇地发现还有很多小孩在这,而附近却没有家长。他们爬来爬去,互相玩闹,穿着简陋却看起来被照料得很好。但是梅林能感觉到,他们并不是在幸福的环境下来于此。 


       总算,他到达了所谓的村庄里的酒馆,一个位于街心的小棚屋。梅林在屋前栓好马,登上嘎吱作响的台阶,走进了酒馆。里面有块宽敞的公共区域,里面燃着熊熊火焰,梅林走近后,像是感觉洗完热水澡后走进吹着清爽凉风的室外。 


       几个人抬起头看他,但没有人询问,且又很快地回到原本的喝酒和谈话中去。大概有四十个人围在这儿,各个都在急切地讨论着什么,每个都面色正经严肃,没有一丝笑声。许多疲倦冷峻的脸上带着死寂的眼神,仿佛经历了太多太多。


       梅林坐在仅剩的一张桌子那,悄悄地环视了整个房间。他仔细地听着,一片嘈杂的语言灌入耳中:英语,一些盖尔语和不列颠方言,古斯堪的纳维亚语❷以及其它许多。尤其多的是拉丁语,看来是不同地域的人互相使用的通用语,尽管社会阶级各不相同,却没有人能说得流利。梅林眉头紧蹙,怎么会有这么多来自各方的人?


         一位酒馆的女招待微笑着出现在梅林面前。她问了他什么话,说的是梅林从未听过的一种语言。女孩又笑了笑,指指酒水。 梅林会意地点点头,看着女招待走向吧台,不一会儿带着一大杯装着琥珀色的酒回来了。梅林不知道该给多少钱,也不确定他的钱在这里能不能用,但还是从口袋里拿出几枚钱递给女孩。女孩从他的手掌中挑了几枚铜币,把酒放在了桌上,接着转身招待新来的客人去了。 


       梅林啜了口酒,霎时感觉全身泛起了暖意,酒也意外的可口。梅林靠回椅背品尝手中的酒,仔细尽可能多地听着周围的交谈。最北部他只到达诺桑伯兰郡,因而只能听懂少数的语言。但他还是抓住了几句对话:


        “—情况到处都更糟了,”一位年长的巫师用拉丁于对另一个说,“人们在全国各地把好些正派的巫师活活烧死。”


       “还有好些普通人,”另一个补充,“麻瓜们可不在乎他们烧死的是不是真的巫师。”


       “所以我决定来这儿了,”前一个巫师点点头说,“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算有魔法也很难抵挡反抗他们。我听说这里是和平地带。”


       “没错,”另一个说,“他们在四周所有的地方都施了保护咒,防止麻瓜进入,至少我是这么听说的。这儿对我们来说很安全。”


       “但是其他巫师怎么办?”前一个巫师沉痛地说,“他们大部分人都无法逃脱。以及那些被错抓的麻瓜们怎么办?不行,不能就这样。就算是创始人也不可能面面俱到。”


       梅林皱紧了眉头。创始人?他又倾向另两个正在用他的母语谈话的人。


       “你认为这能行吗?”一个中年女巫向身边约是她丈夫的男人问道,“你觉得这个疯狂的计划能成功吗?”


       “就算不能,他们这样尝试就够我敬佩了,”她的丈夫回答,“这是前所未有的壮举,就连魔法师委员会都不曾这么费心做过。自梅林本人以来,再也没人能像他们一样为巫师界做如此多善事了。”


       “但是梅林得到了麻瓜们的支持,不是吗?”他的妻子坚持道,“创始人们可没有。”


       “这谁都无力解决,”男人重重地叹息,“恐怕我们永远也回不到麻瓜与巫师和平共处的时光了。甘美洛已经不再,但我们还是能充分利用已掌握的地盘的。”


       熟悉的刺痛感回来了。每次梅林听到自己的名字从别人嘴里说出,都像在说一位英雄。梅林有了兴趣,到底是什么事情?


       那男人抬起头,恰好瞧见了梅林正盯着他。


       “你是新来的?”他问道,挥手让梅林靠近些。


       “是的,”梅林走近了回答。


       男人赞同地点点头。“哈,太好了,你会说英语。我还以为只有我和希尔达才讲英语呢!我们也刚来一个月,你是哪里人?”


       梅林想到他真正的答案就忍俊不禁,他会吓他们一大跳的!梅林决心保守秘密,报上了他最后的居住地。


       “麦西亚❸,”梅林说,“就在梅蒂斯坦❹附近。”


       那男人和妻子交换了下眼神,“那里是斯莱特林的家乡,是吧艾尔瑞德?”希尔达询问她丈夫。


       他点点头,“没错,斯莱特林一家都住在那儿。”


       梅林升腾起一股希望的颤栗,也许现在他就能得到他寻求的答案。


       “不再是了,”梅林悲伤地说,“大约两周前,斯莱特林一家都死了。被我村庄里的麻瓜们放火烧死了。”


       希尔达和艾尔瑞德震惊地大叫起来,“天啊,真是太可怕了!”希尔达喊道,“我们只听说那边碰到了点麻烦。斯莱特林本来出发去解决了,难道他......”


       “去晚了,”梅林回复,“他没及时赶到。他是唯一幸存者,然后就往北来了。我跟着他,跟到这里的城堡。”他瞥向四周,“我们都不知道他到底在哪儿呆了这么久,我猜他是去了这城堡。但是为什么呢?城堡到底是用来干什么的?”


      夫妇两个互相瞅了一眼,最后艾尔瑞德转向他惊讶地看着他,“你还不知道吗?他们在建一所学校!”


      “学校?”梅林重复了一遍,拧起眉头,“什么学校?”


      “魔法学校,”希尔达说,“他们想停止现今这一切无知愚昧和相互憎恨。他们下决心开始教导孩子们正确地使用魔法,这样的话,当他们成人了,回到现实世界时就可以保障自身的安全,就知道怎么隐匿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这是个浩大的工程,”艾尔瑞德点点头,“他们已经往里面投入了一大笔钱。他们找到这个人迹罕至之地,发现了一座废弃古老的城堡,把它重新修葺成与原先大上双倍的新建筑。亨吉斯特在五年前又建了这个村庄,他和创始人们商议好把这整个山谷完全魔法化,变成绝对安全的魔法天堂。每个遭受麻瓜们迫害的魔法师都可以来此定居,安享和平。这就是这儿有这么多来自四海八方的巫师的原因。”


      “还有许多小孩,”希尔达接着说,脸上满是悲伤,“大部分是麻瓜袭击巫师家庭后幸存的孤儿们。有些人是麻瓜血统,被大人发现显露了魔法征兆后就被遗弃了。他们无家可归,所以创始人们就带他们来这儿。等到了一定年龄,他们就可以入学了。”


      “创始人是谁?”梅林追问,仍在心中消化要建一所魔法学校这个事实。


      “显然你已经知道其中一个了,”艾尔瑞德说,“萨拉查·斯莱特林。他和他的老朋友戈德里克·格兰芬多一起来这里,和他们一起来的还有两个女巫,罗伊娜·拉文克劳和赫尔加·赫奇帕奇,他们一起决定建这所学校。”


      “他们魔法非常强大,”希尔达一旁补充,“他们都还很年轻,但是魔法水平......令人惊叹。他们的所作所为更让人高山仰止。”


      “我由衷希望他们可以成功,”艾尔瑞德说,举起手中的酒杯,像是在致敬。


       梅林默不作答,心中百感交集,一所魔法学校?这个主意听起来太超现实。所有学生都聚集在整座城堡里一起学习?


       他不是很确定他是怎么看待此事的。一起教学生魔法,即使是初级的持杖魔法,也有些不可思议。当他年轻的时候,魔法是种天赐,必须靠自己领悟,自己去探索这门错综复杂的艺术,感受其带来的震颤与喜悦。倘若开设学校,是否会破坏魔法的本有的美感和神秘感,反倒成了可以从书和课堂里学到的东西?


       然而说回来,对孩子来说,能有人帮他,让他不用如此无助和孤单是多么重要啊。


       不过,同时教十几个学生真的是个好主意吗?魔法天生就非常私人化,每个人都是不同个体,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学习速度。一所学校如何克服这点呢?在甘美洛的时候,梅林有时候就会收几个学徒,但每次不会多于一或两个。多了他就有可能无法顾及每个学生。


       但在内心深处,有声音告诉他这是个好主意。毕竟,世界在不断变化,现在的孩子们迫切需要帮助。如果他们不准备好面对世界的危机,只会带来更多的流血和死亡。也许,学校还可以教导他们学会宽容和尊敬。


       这看起来像无法完成的任务,但是梅林自看见那座恢宏的城堡后就有挥之不去的念头,是古教引领他来此,也一定有一个目的。


       他在斯莱特林身上察觉到了古教的存在,是否其他三位创始人也潜藏着古教魔法?也许正是古教的魔法使他们如此出类拔萃?梅林必须待在这一探究竟。


       “你还好吗,亲爱的?”希尔达担心道。


       梅林倏地意识到他正茫然对着空气出神,“没事,我没事。”他嘴角上扬,“谢谢你仔细的介绍。我觉得我在这儿会很愉快的。也许你刚好还知道可以住宿的地方?”


       “你可以和我们一起住!”艾尔瑞德欣喜地说,“天晓得,,我们一点都不会拉丁语,这地方根本没什么可以和我们聊天的人。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给你腾出一个房间。”


       “我没有多少钱可以付给你们,”梅林回道,“我只是个医师。”


       “那你就可以靠你的草药付钱,”希尔达说,“正好我的背也该治治了。这个村子缺医少药的,你找工作不会困难。”


       “你觉得怎么样?”艾尔瑞德冲他笑着说。


       梅林看着他们友善亲切的面容也不禁莞尔,他已经很久没有被如此善意相待了。


       “我觉得,再棒不过了!”


———————————————————————————————————————————


作者的话:


这一章里我不得不省略了许多在第十世纪的不列颠的复杂的语言和文化。我的大学文学老师估计正哭晕了吧。



注释❶:阿尔巴指的是盖尔语里的苏格兰。在当时大致等同于现在苏格兰的区域的地方被使用,而且现在说盖尔语的人仍然这么说。一千年来苏格兰的边界基本没怎么变过。


注释❷:英国的各个语言。其中文中的不列颠方言实际指的是譬如威尔士语和康沃克语。

盖尔语(在当时有时也被称作苏格兰语,但是和现在的苏格兰语毫无关系):在苏格兰南部和西部广泛使用。

皮尔特语曾在苏格兰北部使用,但在当时时代的一百年前逐渐消失了。

英语(由日耳曼民族的盎格鲁-撒克逊人带到不列颠的语言):在现在大部分的英格兰和苏格兰南部使用。但是凯尔特语(和威尔士有关,所以也是不列颠的语言)也同样用于英格兰北部和苏格兰南部。

拉丁语:在学者和宗教人士中广泛使用。


注释❸:麦西亚的区域大约是现代的英国东安格利亚地区。


注释❹:梅蒂斯坦指的是英国东部城市彼得伯勒。(梅蒂斯坦这个词应该是作者生造的)



其它还有许多方言。十分让人困惑,我就不深挖下去了。只要知道每个人的语言都不大一样就可以了。




评论
热度(8)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