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3人间悲剧)

作者的话:谢谢大家的留言!

如果有错的话请多包涵!这章我是大半夜po的, 因为今天我在享受我们这儿罕见的大太阳!26度,在我们这儿就算是高温天啦!

阅文愉快:)


——————


人间悲剧


     “所以你也不知道这病是从哪里来的?”梅林急切地问那医师。

“不知道。”那男人肃然道,他看上去和梅林一样精疲力竭,“它一开始是在南边出现的,之后就一直往北边扩散。”

“而且它无药可医?”

“反正我没听说过有能治的。”男人摇着头。

梅林努力不让自己太泄气。这是他到的第四个村庄,每个村子里他都发现有这种怪病的受害者,还有懊恼的医师。

“为什么只有一部分人病死?”梅林问,“他们和活下来的那些人……差异在哪里?”

男人耸耸肩:“不知道。但即使他们活下来了,他们整张脸上都会留下大量痘疮的疤,有的人甚至还瞎了。我完全找不出定式。红死病对我们所有人都是一场劫难。”

红死病”,这是他们对这痘疮的称呼。它如同一头残暴的凶兽,一步步踏遍这片土地,所到之处的一切生灵皆被毁灭殆尽。它不可阻止。

他们俩坐在村里酒馆外的长凳上,酒馆被差不多改成了间救济院。到目前为止,这是他所见过的疫情最严重的村子。母亲们和妻子们的哭声闯入梅林耳中。那医师把头埋进他双臂间。

“我能做的简直屁用不顶。”他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绝望,“他们寻求我的帮助,求我救他们,但我除了同情以外就没别的好给他们的了。我真的从来没觉得自己这么窝囊过。”

“我懂。”梅林轻声道。他为了找到能治好这病的方法而进行着追寻,但到目前为止,他始终惨败。这场瘟疫太可怕了。是时候他该采取新的策略了。

“如果有人认为这场瘟疫是上帝的惩戒,你会对他们说些什么?”他谨慎地试探男人道。

医师耸了耸肩:“这个我以前从没多想。我遇到过很好的巫师,也见过他们的治愈魔法有多棒。但……也许那些人是对的,这确实是一场惩戒。”他重重叹了一口气,“你知道吗,他们也感染这种病。河对过有家巫师,全家人都得病死光了。我们的病通常不会对他们有这么大打击,他们毕竟能用魔咒之类的东西对付的。但这次连他们也都无法抵抗,他们的魔法和我的药剂一样不顶事儿。你就感觉……如果魔法都奈何不了这病,那也许这病确实是个凶兆吧。”

但梅林不愿相信。也许现代魔法抵御不了,但他可是比他们要强大得多的。

他禁不住想,要是盖尤斯在这里那该有多好啊。梅林绝对是一名出色的医师,但盖尤斯比他更为出色;比起梅林,他总能想起来更多解药和治愈术。这是他的天赋,他的治疗能力凌驾于所有人之上,包括梅林。他总会对现在该做什么有头绪的。

要是现在这儿有其他的古教巫师,那该有多好啊。也许梅林比他们所有人都强大,但能和他们一起商量对策总是好的。毕竟他们很多人的专长都是治愈术。他们考虑事情的方式是梅林所不具有的。但现在他们都离开了,和德鲁伊们一起离开了。他们的后裔依旧按古教教义行事,但由于古教隐世不见,他们的魔法甚至比使用魔杖的巫师们还要弱小,还要不起眼,还要粗劣。

医师抬头看他,面色忧虑:“你说你们村里只有一个病例?”

“是的,”梅林说,“一个小女孩。她一定是和她父亲一起去市场的时候感染上的。”

医师显得更加忧心忡忡。“你应该尽快回去,”他说,“你离开了……多久,该两个礼拜了吧?这病传染性极强,有一定潜伏期。感染后最多一个礼拜症状才显现。这病不会止步于那小女孩的。”

思及此,梅林感到浑身冰冷。他这样大海捞针地搜寻的时候,会有任何别的村民死于非命吗?

“但没找到治愈的方法我怎么能回去呢?”梅林问男人,“我说过我会找到的,我会证明这病完全是自然发生而不是由神明加于他们。我怎么能空手回去呢?他们会觉得我是个废物!”

“不是所有人得了病都会死,”医师提醒他,“有时候,即使只是看到医师的身影,他们也会觉得安心一些,觉得不那么害怕,虽然你什么都做不了。”

男人站起来,低头看着定定坐在长凳上的梅林。

“我现在还是回到我病人身边去吧,”他宣告道,“即使我是个废物,”他停顿了一下,“患者通常第二周死,当脓包开始破裂的时候。提防感染,用牛膝草入药,这样你可能会获得些许的成功。”

“谢谢你。”梅林说。

“祝你好运,我再给你个建议吧。”男人紧盯着梅林道,“最可怕的疫病是恐惧。即使他们侥幸活过了痘疮,他们仍可能屈服于恐惧与怀疑。猜忌造成的伤害比任何疾病都多。在你的村人做一些他们可能会后悔的事情之前,回你的村子去吧。”

梅林点点头,一种极大的恐惧攥住了他的心。卡兰神父还在那儿……当这疫病继续夺走生命,他会策动他们干些什么事?他的离开难道是一个巨大的错误吗?

他整夜骑行,迫切地想尽他所能早些回去,极大的恐慌感笼罩着他。他不该离开的。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他骑在马上,觉得寒彻骨髓,但他对此已然麻木。他为什么要离开?

大雨倾盆而下,梅林很快就浑身湿透了,但他没有费心施个咒语保持自己干爽。整个世界好似都浸在水中。他面前的道路泥泞不堪,水坑遍布。梅林感到的脸上往下滴着水,他身上窜过一阵阵战栗,这却不是因寒冷而起。

灾噩已然降临

他离开的时候就有所察觉,但他太过害怕找不到治疗方法,他便忽视了这感觉。他几乎没去考虑如果这病在他离开的时候传染开来的话会发生什么。自从他离开斯莱特林城堡之后,他直觉里感受到的煎熬突然间讲得通了。他不该离开的。

然后,当厚重的积雨云后一缕月光偷偷探出,他从远方看到了那座山峰的轮廓。他的目光落在那,恐惧感瞬间吞没了他。那里是一片火海。巨大的火舌裹舐着那建筑,好似一条巨龙盘踞在那山上,冲着万物众生狂怒地咆哮。

他的目光不受控制地移向还在几里外的村子,恐惧感节节攀升。村子边也燃起了熊熊烈焰,滚滚黑烟翻腾涌动,高高地升入空中。

他被兢惧扼住,梅林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召动魔力,全然不顾是否被人看到。

“Brūcan mec tō se tūn!”

他眼中金光一闪,仿佛被旋风裹挟般腾空而起。狂风息止,在迷失方向了短短一瞬后,梅林辨认出他身处村里的主路上。

但一切已与往常截然不同。梅林站在原地环视四周,目中所见使他心惊胆战。房子外的马车上摞着成堆尸体,它们面部遍布脓包,表情极度痛苦。有些人坐在门口呜咽着,前后摇晃着,当他们所爱之人的尸体被堆上卡车,他们嚎啕大哭起来。街上铺的鹅卵石上血迹斑斑,空气中充斥着焦臭。

梅林毫无犹豫,他无视了村民们的哭喊向前跑去,跑向那村沿的亮光,向古教祈祷着自己的猜测是错的,企求着是自己多想了。

他到了村子外沿被用作农贸市场的一大片空地上。一眼望去,村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聚集在这儿,他们高举着火把,撕心裂肺地吼叫着,他们的面孔映照着烈烈火光,表情野蛮而疯狂。

梅林望向所有人都注视着的地方,他惊骇不已,畏缩不前。他颓然向后倒去,倚在身后的屋墙上,已然濒临崩溃。……

柴堆,很多很多的柴堆,每一堆干柴中间都紧紧地捆缚着一具躯体。火舌无情地舔舐着他们。事情一目了然,梅林甚至都不必动用他的魔法便明白了。他们都死了。

他甩了甩头,神智木然。所有人……整个家族,以及他们所有的仆人。

他盯着他们,一个一个地看过去,胸口泛起一阵阵恶心。有些还是孩子,他们还那么小……

人肉的焦香味飘过来,暴徒们的嘶吼越发震耳,他觉得自己就要吐了。

他们怎么能这么做?怎么有人会残忍到如此境地?!

他艰难地转过脸去。为什么他要离开?他为什么如此愚蠢?卡珊德拉夫人坚信他能够阻止这种事情发生的。他辜负了她的希望……

突然间一阵怒火席卷而来,梅林从墙边一个挺身站直了,他大步走向前,推搡着人群挤进去,寻找着某个特定的人。他气得浑身发抖。他必须血债血偿!

他看见了那人,那人正站在柴堆前,大大张开手臂,脸上带着恶心的洋洋得意的恶心神情。

“结束了!”他向嚎叫着的这帮暴徒们扬声道,“我们终于除尽村子里的一切恶!”

“不!”梅林咆哮道,他挤出人群,站在他对面,他的魔法在他体内沸腾翻滚,“你这种人才是这里唯一的恶!”

卡兰神父怒视着他:“你算是哪边的,艾莫瑞斯?你抛弃了我们,你治不好这病!而我们必须得让事态回到我们的掌控中!”

“你这个恶心的废物,卡兰。”梅林说,“是你谋杀了这些人!”

“巫师活该去死!”他尖声吼道,他的双眼被火光映亮,“是他们使我们受这苦痛!现在他们已被我们送回地狱!”

“那孩子们呢?”梅林气得哆嗦,他回吼道,“还有在那里工作的普通人?你觉得他们也活该去死?!”

“他们纵容巫师作恶,”卡兰回道,“他们同样有罪。我们已遵从主的教诲净化了我们的村庄。”

“你滥杀无辜,”梅林危险地压低了声音,“并且你将为此付出代价。希望你这卑鄙小人有一天也会得上这病。希望你躺在你的尸床上,痛苦不堪孤身而死。那时候你就会意识到你犯了多大的错。也许到那个时候,你曾经可能有过的那么一点点良心,会让你对自己做过的事感到大概是最微小的一丝愧怍,我希望这愧怍蚕食你的灵魂,吞噬你这可悲的一生里残留的一切。卡兰,你这种人才是唯一的恶。”

大雨依旧倾盆,却难以浇灭熊熊燃烧的柴堆,也难以熄灭村民们挥舞着的火把。

“别用那种态度对他说话!”比奥恩的眼中微光闪烁,他叫道,“是他使我们摆脱了巫师!”

“巫师即是恶!”

“是不洁!”

“他们活该去死!”

梅林听着村民依次叫喊,他怒不可遏。事情怎么可能变成这样,他想着。他痛苦得肝肠寸断,理智被这痛苦胁迫着即将崩毁。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让他觉得甘美洛的那些幸福的过往如此遥远。麻瓜们杀死老妇与幼童,他们已经堕落成了什么东西。

从始至终,卡兰神父一直盯着他,自满的狞笑嵌在他脸上。

梅林的理智如同一条细线,啪地崩断了。他要让这个变态血债血偿——

但在他动手前,有人爆发出一声叫喊,那喊声极度可怕,远比他这辈子听到的所有叫喊都要绝望得多。

所有人都转身,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骑在一匹黑马上奔向他们。那人踉跄着下马向前跑来,紧盯着燃烧着的柴堆,他面孔上的每一条纹路都刻蚀着惧色。

男人盯着他面前的景象,人群一时间陷入了寂静。梅林没认出他来。他很年轻,二十岁出头,一头服帖蜷曲的黑发,一身绿衣。那双祖母绿锐利的眼中盛满悲痛,决眦欲裂。那双眼睛……上次他看到这双眼睛的时候是在她的……

梅林回头面对柴堆,胸中的情感又一次躁动起来。这个男人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他回到家来,却发现自己整个家族所有人在自己眼前被活活烧死。

又一阵可怕的寂静之后,男人再次吼道:“不——!”

他向前飞奔,从口袋里抽出魔杖,喊道:“清水如泉!清水如泉!

火被浇灭,斯莱特林向前跑去,他能做的事,也就到此为止了。他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面前那些焦黑的躯体,他的双眼满溢着泪水与震惊。

然后,他震惊的神情转变为纯粹的震怒;梅林从未见过如此强烈的怒火,连乌瑟·潘德拉贡的震怒都不能及。他怒目而视,怒吼着转身面对村民们,怒火几乎化作火焰从他身上喷出。

你们这些叛徒!”他尖声嘶吼,“你们这些杀人的懦夫!我要你们以命偿命!”

又一声狂怒的吼叫,他的魔杖劈开空气,一股梅林始料未及的魔力奔腾而出。

梅林急忙升起一个护盾,但他仍然和周围所有人一样倒飞出去,被魔咒纯粹的力量逼退。他重重摔在泥泞的地上,咳嗽起来,好像体内所有的空气都被一击打出,他觉得他的肋骨被撞青了。

他尽可能快地从泥地上爬起来,向四周看去。他感到震惊,却又似乎什么感觉都没有。刚刚站在他旁边的男人,以及那些烧死斯莱特林家族的村民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再没有别的人如同梅林一样,被咒语击倒却毫发无损。他们脸被烧焦了,显得万分可怖,撕开的脸皮后暴露出血淋淋的头骨,四肢被从身体上扯下,血液渗进原本便已湿透的草地中,血液混合着泥浆。一切都被毁灭,躯干被撕裂,肠子流了一地,焦黑的碎肉散落在衣物的残骸之中。

卡兰神父倒在几英尺外。他的尸体已经如同被焚烧过般焦黑。

梅林倒吸一口冷气。一个咒语便有如此的威力?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魔法了,自从……

他震惊地转身,看见斯莱特林向村子里进发,他的表情痛苦不堪地扭曲着,悲愤的泪水洇湿了他的脸。他举起他的魔杖,指着那些农舍。梅林听见村子里的女人小孩的惨叫,他看见人们绝望地奔逃。斯莱特林嘴唇翕动,将要发射咒语——

“住手!”

斯莱特林转身盯着他,满脸讶异。

“你怎么活下来的?”他死死瞪着他。

梅林避而不答。“给我住手!”他喊道,“别碰他们!”

斯莱特林的脸因暴怒而狰狞。“他们杀了我的家人!”他尖声嘶吼道,“他们毁了我的家族!他们必须偿命!”

“这已经够了!”梅林指着身周被虐杀的尸体喊道,“你已经为你的家人报了仇!有罪的是他们,而不是那些人。他们是无辜的!”

“可我的家人也是无辜的。”斯莱特林的声音蕴含着危险,“他们什么也没做。我会证明给麻瓜们看,我们绝不会逆来顺受!这些人袖手旁观!他们会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后悔!”

“不!是你会为你的所作所为后悔!”梅林喊回去,他一步步走近他,“他们毁了你的家,你也要和他们做一样的事吗!”

“我不在乎!”斯莱特林尖声道,他怒目圆睁,“我要让他们痛不欲生!”

“你的做法错了。”梅林对他的痛苦感同身受,但他还是断然道,“你已经杀了这些行刑者,放过他们的家人吧。适可而止,今晚流的血难道还不够多吗?”

斯莱特林摇摇头,梅林看见他脸上强烈的痛苦。“我不能,”他的声音几乎如耳语般微弱,“他们只是些人渣。”

那痛苦突然间再次被愤怒取代:“别挡我的路,麻瓜!”

接着他用魔杖指着梅林:“Saucia!

Hilidrand!”梅林回击道,他轻易地防住了向他飞来的魔咒。斯莱特林睁大双眼,他眼中翻腾着怒气。

“你这个叛徒!”他吼道,“你是个巫师!”

梅林没有回答他。事情变得微妙起来,在那个魔咒撞在他的盾上的瞬间他感受到了某种力量。某种让他难以置信的力量。

斯莱特林向他的方向啐了一口,又回身面对着村子,再次举起了他的魔杖——

Acwellan!”梅林伸出手喊道,斯莱特林被向后扯出几英尺,摔在地上。

他在那里呆呆躺了几秒钟,然后他抬头看着梅林,他眼中是全然的恨意。

“我不会让你碰这个村子的。”梅林坚定道,“你的做法错了。你会明白的,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

斯莱特林再次朝他啐了一口:“你背叛了你的同类。”

梅林望进他的双眼,再次体会到那种微妙的感觉。他心中木然,这不可能。

他摇摇头:“退下吧,斯莱特林。不准再加害于这个村子。今晚流的血已经够多了。”

那愤怒消逝了,取而代之的是刻骨的哀恸。 斯莱特林挣扎着站起来,蹒跚而茫然地回身走向他的马,他最后满含悲痛地回头看了他的家人一眼,就骑着马缓缓步入夜色之中。

梅林任他离开,他还在努力理清楚斯莱特林身后留下的那堆谜团。这不可能。

他无知无觉地走回村子里,穿过死亡,穿过浓烟,游魂般向自己的房子走去。

他必须跟着他。

他走进自己的家,只一挥手,他的全部财物立刻都被缩小,然后自动塞进他的袋子里,他把袋子甩到自己肩上。接着他翻开那块松动的石头,搬出他从甘美洛以来一直带在身边的家当,还有一些魔法装备,也把它们塞进用魔法扩大的包里。

他再也不会回来了。

他走上破败的街道,心中诡异地一片冷静。他知道了他必须要做的事。

他走到村子另一端,从马厩里牵出一匹马,给它套上鞍。他把袋子系在鞍上,准备翻身上马。

“艾莫瑞斯!”

梅林慢慢转过身,发现几个惊恐的村民紧跟着他。阿尔伯特惨白着脸,哆哆嗦嗦地靠近了他。

“你要去哪,艾莫瑞斯?”

“我要离开这。”梅林说,“我不能留在这儿,留在一个发生了这种罪恶的地方。”

“但我们需要你!”另一个村民叫道,“这瘟疫——”

“根据你们的逻辑,”梅林咆哮道,“这瘟疫应该结束了!你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带着一种冷冽的表情,看了他们一圈。

“我建议你们快走。斯莱特林现在虽然离开了,但如果他回来,他绝不会手下留情。而我也不会再救你们一次的。你们手上没有沾上巫师的血,但你们也绝不无辜。”

他正要离开,这时他突然看到一对父母,他们紧紧抱着自己生病的孩子,尽管他依旧愤怒,但这场景还是激起他一阵同情。他看向老妇中的一个,她在梅林来之前曾是村里的女智者,他迅速地把另一个医师告诉他的那些情报传达给了她;在这瘟疫面前,梅林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抛弃这些无辜的孩子,尽管他们的父母做了让人无法原谅的事。他不能留下来,他知道自己的魔法无能为力。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告诉他他即使留在这里也是无济于事。他动身上马。

“不!”某个人一边朝他跑来一边叫道,“我们不会放你走的!”

梅林眼中金光一闪,那人便被丢了出去。村民们全都惊惧无比地向后退开。

“你也是其中之一,”阿尔伯特的手颤抖着指向他,“你是个巫师!”

“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走?”梅林冷然道,他转身骑上马,“你们给我记住这个教训。魔法从不是恶,这里发生的这种事才是恶。我放你们一条生路,给我记住了。再也不准这样对待魔法,不然现在依旧维护你们的巫师也会转而对抗你们的。”

说完这话,他调转马头,向村外疾驰而去,再不复回首,他沿着斯莱特林离开的路前行。

他依旧怒火中烧,但现在他却将此化为行动。

他必须找到斯莱特林。

斯莱特林使用的魔法绝不普通。它不是用魔杖的巫师用的那种寻常的魔法。有某种力量植根于他的更深处,那里隐约浮现出一种截然不同的魔法。这种魔法比梅林本世纪以来见到的所有魔法都要深远得多。

他很可能不会受欢迎,但他必须要尽力跟着他,也必须要和他谈谈。这就是为什么斯莱特林家族如此吸引着他,这就是为什么他被引到这里,就是为了发现这件事,虽然他也不知道面前的路会通往哪里。

他只希望,找到这个答案,可以不必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萨拉查·斯莱特林所用的魔法出于古教。而梅林决心查明他是如何学到的。


——————


作者的话:这章这么致郁真是抱歉啦,但是这些情节我在写《古代遗物》的时候就已经设定好了。

给我留个言呗!:)





翻译:红薯、科总的小饼干

评论(2)
热度(11)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