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Merlin/HP】新的使命(Chapter2 卡珊德拉·斯莱特林)

Chapter2 卡珊德拉·斯莱特林

 

     梅林跟着男孩走向斯莱特林城堡,思索着卡珊德拉夫人为什么要接见他。是因为发现了他对这个家庭十分好奇和着迷吗?城堡离村庄有三英里远,而梅林和男孩都是走着去。正午刚过,太阳却躲在厚重的云背后,只散射出微弱的光芒。梅林踩着通往城堡的泥泞小路,咒骂着险峻的山峰;他算是明白了斯莱特林家的人总是深入简出的原因。

     终于,梅林和男孩登上了山顶,走到中央一处开阔而平坦的平地。他们抵达了城堡的正门。梅林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宏伟华丽的大门。只有两个守卫分别在高塔的两侧巡逻,但梅林清楚这只是一种独特的宣告:和别的高贵的家族不同,斯莱特林不需要派兵驻守。显而易见,他们不惧怕有人入侵。

    大门随着梅林的靠近而缓缓打开,梅林走进庭院,不由自主地紧张了起来。每当梅林走进一个城堡,他就自然而然地和卡梅洛特作比较。这个要小些,也更荫蔽些,但却别有特色。庭院的一边是马厩,里面养着几匹马。中间是口井,边上的宽阶通往更深处的房间。几个仆人行色匆匆地走过。

    那个男孩指了指一个女仆:“她会带你过去。”

    梅林看了过去,女仆约十四五岁,站在最上面的台阶等候着他。梅林点点头,朝着女仆走去,注意到女仆一直紧张不安地盯着他。

    “你就是艾莫瑞斯?”女仆的声音听起来超出年龄地低沉。

    “没错。”

    “跟我走吧。我的女主人希望能见见你。”

    “我明白。”梅林的声音发干,但还是紧随其后。女仆从容地把他带入了迷宫般蜿蜒的走廊,步伐毫无迟疑。梅林边走边暗中观察,斯莱特林家很富有,这很明显。大量华美的挂毯装饰着墙面,毯上展示了宏大的狩猎场景和各个传说英雄。梅林甚至好笑地注意到其中一个似乎是卡梅洛特,他本人也在其中,留着长胡须的年迈的样子。梅林不禁摇摇头…他可没有胡子

     梅林还注意到一些绝对是蛇形的装饰。火炬底下的支架就是几条蛇,长长的尾巴蜷曲着绕着木头,下颚燃着火焰,翠绿色的眼睛闪烁着不定的火光,十分逼真。柱子上也雕刻着许多蛇,每走十英尺就能看到一根。梅林经过时总是不大自在,像是那些蛇会突然苏醒从背后袭击他。

     然而女仆并不顾暇其它,很快她便在一扇木门前停步,门上雕刻着更多的蛇形花纹。她叩了叩门,并未等待回复便径直大步走了进去。她在门口微微屈膝行了礼。

     “夫人,艾莫瑞斯到了。”

       “很好,请退下吧梅达。”一个苍老且低沉沙哑的声音在耳旁响起。梅达再次行了礼,示意梅林进房。随着距离的缩短,梅林更为警觉敏锐。

       房间昏暗狭小,只有一个大壁炉闪着火光。梅林过了些时间才适应光线微弱的环境。再次看清后,梅林看见火中一张大木雕椅的剪影,椅子上坐着一个上了年纪的女人,她的背因年长而微驼,银色的长发挽在一侧,垂至腰际。她穿着绿色的长跑,衣裳华美,却面容憔悴,身形消瘦。一条梅林从未见过的巨大的蛇缠绕在她的脚踝边,嘶嘶作响。然而吸引梅林注意的是她的表情。尽管她的身体年迈虚弱,她的表情却无比坚定、冰冷,使她的脸看起来出乎意料的年轻。梅林意识到这是个激怒不得的女人,她的瞳色是祖母绿,正如之前在正厅里雕刻的蛇眼一样,此刻这双绿眼正机敏锐利地盯着他,让梅林有些不自在。

      翠绿的双眼用审视的眼光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梅林。她把头歪向一边冥思,而后又将视线重新移回到梅林脸上。

      “我听说了许多关于你的事迹,艾莫瑞斯先生。”卡珊德拉夫人用威严的腔调开了口,“但我没料到你竟然如此年轻。”梅林简直难以抗拒发笑。他已经三百岁了,年轻

      ”年龄并不能代表什么,夫人。”梅林谦卑地说,微微弯下腰,回忆在卡梅洛特时向贵族最标准的行礼姿势。“决定我们的是所作所为,而非年龄。我万分荣幸能够得到您这样如此卓越的女士的注意。”

      “嗯,”卡珊德拉夫人。“此言不虚。你的话要比你的样子成熟的多。”

     梅林再一次极力忍住了笑意。

     夫人坐直了一点儿,“当然了,你不仅仅只是这么简单。我能知道他人所不知道的,譬如 你的名字。”

     梅林惊讶地抬起了一根眉毛。“我的名字?有什么特别之处吗,夫人?”

     “你对此一清二楚,”她轻哼一声。“你要不是太骄傲或是自大于自己的能力,给自己取了这个名字,要不就是你的父母对你期望甚高。一个如此伟大的名字不可以轻率叫取。”

     她很敏锐,梅林察觉到。她知道那段传奇。

     “你认为你配得上这个名字吗?”她前倾身体问道。

     “我希望如此,”梅林再次弯腰鞠躬。何况这本来就是我的名字,梅林无声的补充。“我会留给您来判决的。”

     梅林突然听到一阵咯咯的笑声从角落传来。“噢,他知道在上层阶级身边该怎么做。”梅林转过头看见另一位夫人,比卡珊德拉更佝偻,脸色也更阴暗。“他不是什么普通的医师,我的妹妹。他为贵族服务过,你从行礼的姿势就可以看出来。”

     梅林只有苦笑;为皇家贵族服务带来了一生的伤痛。

     卡珊德拉朝他的嫂子点点头。“你说的没错,贝妮卡。我也能感觉到。”

     她再次把头转回来,“有趣,”她喃喃道。“不是什么乡野农夫,却愿意混迹其中…”

     “夫人,我选择过着简单的生活。”梅林回答。

     “我敢用魔杖打赌这并非自愿,”卡珊德拉一针见血地指出。“你曾经的生活要不平凡的多。”

     尽管梅林在她探究的目光下很不自在,但他开始佩服她的直觉。斯莱特林的声誉绝非凭空而来。

     卡珊德拉从长袍里拔出魔杖,指着她面前的桌子上的酒壶。酒壶升至半空,倾倒出红酒,倒入酒杯。在一缕轻烟后,酒杯已到了她的面前。卡珊德拉一直观察梅林的表情。她抬起了眉毛。

     “眼睛连眨都不眨。这可不常见。魔法不会吓到你吗?”

     梅林试图不讽刺地大笑。“不夫人,我不害怕。”

     卡珊德拉意味深长地笑了,似乎藏着许多不可知的想法。

     “这里的村民可不这么想。”

     梅林没有接话。卡珊德拉紧紧地盯着梅林,而他不示弱地盯了回去,察觉到他正被考验着。

     她深啜了一口酒,重新倒回椅子里,看着梅林。而贝妮卡走近了些,眼神镇定。

      梅林耐心地等待着;他们总归要解释请他过来的目的。

      “你表现的相当好,年轻人,”卡珊德拉说道。“很少有人能够像你一样勇敢地站在这儿。”

      “您也没有那么令人害怕,夫人。”

       她大笑起来,“还说着俏皮话,对吧?你让我越来越感兴趣了。”,她凑得更近了。“如果魔法不能让你害怕,我也不能,那你害怕什么?”

      “您希望我回答什么呢?”

      她狡黠地笑了。“回避我的问题?我开始喜欢你了。”她挥了挥魔杖,另一个高脚杯飞到了梅林手中。“你可以尝尝这酒。”

      梅林弯腰致谢,品尝了口酒:要贵得多,也比镇上酒馆里的便宜货要美味的多。

      卡珊德拉女士看着他,“我想我知道你到底怕什么。你怕负罪感。你怕面对你无法掌控的事故只能束手无策的旁观。”

      梅林几乎泄露这有多接近事实。“是吗?是什么让你这样想的呢?”

      她微微一笑。“我告诉过你了,我能知道他人所不知的。”她猛地把头转向窗外,看着远方的村落。“你没法救那个女孩。我认为这足以令每个医师恐慌。”

      梅林掩饰住他的惊讶。“您知道得如此之快。那个孩子才离开人世不到四个小时。”

      “村子里的事很少有我不知道的,”她回答道,梅林注意到她说话的同时扫视着脚边的蛇,它又发出了嘶嘶声。“她得了什么病?”

      “我不知道,”梅林说。“这种病症我从未见过。我不知道如何治疗那个女孩。”

     卡珊德拉夫人点点头。“想必你也听说了村庄里的传闻了吧?”

     “我对空穴来风的传闻没有兴趣,我的夫人。”

     “你该好好听听,”她激烈地反驳。“这个孩子的死亡,是个悲剧,更是个坏兆头。”

    “坏兆头?”

    “你清楚我在说什么,”她说着,眼里闪烁寒意。“你以为我不知道在村里关于我们一家的闲言碎语?村民们认为我们在学习黑魔法。自我的儿子离家远游后传闻更是狂热,恐怕这个小孩的死会激起民愤。更何况是这样离奇的死法。”

    “那又为什么召见我呢?”梅林开口询问,并不希望继续刚刚的话题。

    “我希望你能够找到疾病真正的原因,”夫人回答,满意于梅林的坦率直接。“这个疾病肯定是其它地方传染而来的。找到源头和治愈方法。告诉村民们这不是上帝对他们的惩罚。证明这并非魔法所为。”

    “您对我的能力期许甚高,夫人,”梅林回答。“您怎么能确定这是自然疾病呢?”

    “我听说其它村子里也有相同的症状,咨询一下别的医师,我肯定你能有所收获。”

    “那您又如何能确信别人都失败而我却成功了呢?”梅林再次问道,开始怀疑夫人真正的意图。

    夫人笑了起来,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你我都清楚为什么你更厉害。虽说你第一次见到此疾病,但了解更多后你总该有些收获。何况,你并非普通的医师,不是吗?”

   梅林缓缓绽出一个微笑,“是什么让您这么觉得,我的夫人?”

   “魔法吸引魔法,艾莫瑞斯先生,”她说,边轻抚着那条爬上膝盖的大蛇。“有些人真是惊人的愚蠢。总是盯着那些可疑的魔法师,却看不见潜伏在角落的眼睛。”

    蛇又一次吐着蛇信子,梅林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你是蛇佬腔,”注意到仿佛蛇听懂了他的话。“你派蛇暗中监视那些村民们?我想蛇总能干点除了偷窥以外的事吧?”

    夫人仅是略显惊讶。“我们处境危险,”她继续抚着蛇。“一个老人总得想法子保护自己。”

    她整了整袖口。“你再一次吊起了我的胃口。你有最伟大的魔法师的姓名,在满是麻瓜的地方使用魔法,还知道蛇佬腔这种罕见的能力。我好奇是为什么?”

   “你是贵族吗?”贝妮卡夫人前倾身体,眯起了眼睛问道。“毫无疑问,你有良好的教育。为什么甘于住在麻瓜身边?”

   “这样正合我意,”梅林平静地回答。

   “你有什么意图?”

   “静候我的命运。”梅林隐晦的回答让两位夫人感到不快。

  卡珊德拉轻笑一声,“你真是个迷,艾莫瑞斯。我怀疑最聪明的斯莱特林也无法看透你的心思。”

  梅林沉默不答。

  “好吧,”她打破沉默,声音波澜不惊。“你可以保守你的秘密。但我可以仰仗你的支持吗?”

  “我的支持?”

  “你我都身处危险。如果你能安抚村民的情绪,对彼此都有好处。”

  “他们根本不了解我,夫人,”梅林说道,被她惹恼的表情逗笑了。“只有您会有危险。”

 卡珊德拉的眼神闪烁“不止我,还有我的弟媳、侄子和侄女等等一大家子人。你就这么漠不关心你的同伴吗?”

    梅林承认,戏弄她十分有意思。当然了,他肯定会帮忙。梅林本就已打算咨询其它的医师了,然而看着这个骄傲的女人低声求平民帮忙则另有乐趣。

    “我乐意效劳,夫人。”梅林弯下腰。“您是对的,无能为力感的确令我恐惧,我并不想看到另一个孩子那样死去。我也不会看着无辜的人受迫害却袖手旁观,无论我是否喜欢他们。我今晚就会出发到下个村庄去。”

    卡珊德拉夫人急促地点了点头。“你会得到奖赏的,艾莫瑞斯。我可以提供许多职位,你不必和那些傲慢无知的村民住一起了。”

    “我的心意不会动摇。”梅林了当地回答。

    “即使他们可能会把你钉在木头上烧死?”

    “这样的惨剧我目睹了太多。”梅林平静地说。“我仍会帮助别人,无论他们想不想要我的帮助。麻瓜可能自大无知,或是畏惧我们巫师,但这又能怪谁呢?”

   “你是希望回到卡梅洛特黄金时代的那一派?”

    没错,此生惟愿。

    “我不奢望巫师与麻瓜建立友谊,夫人”他冷静地回复“容忍彼此就已经足够。”

   卡珊德拉嗤之以鼻, “你这是痴人说梦。”

  “也许吧,”梅林说,“但我会等下去。”

夫人投去热切的目光,像是在猜测梅林的话是否认真。最终,她耸耸肩表示放弃。

“好吧,”她终于开口。“你应该立刻出发。我们的情况已刻不容缓。我只能依靠你了,艾莫瑞斯。你有如此强大的名字……我只希望你不是徒有虚名。”

   梅林再次鞠躬,试图不去想这句话带来的刺痛。艾莫瑞斯。他还在用这个名字,但他早已不是曾经的自己,那个传奇人物。他愧对于重任。他会再一次失败吗?

  卡珊德拉夫人拉了拉椅子旁的铃绳,几乎同时,之前的女仆从门外走了进来。

  “再见了,艾莫瑞斯,”卡珊德拉夫人说,锐利的绿眸像是穿透了梅林的内心。“记住我说的话。情况比你想的还要严重得多。”

   梅林最后一次注视着她,转身跟着女孩走出了房间,再未回头。

   女孩带着他沉默地穿过迷宫般的走廊。梅林迅速地思考着。斯莱特林家族的确很复杂,让他对付那些威胁到斯莱特林的麻瓜就是他被带到这儿来的原因吗?梅林有些怀疑,斯莱特林过于傲慢,并不需要自己。

    然而,梅林回想起先前的院子里稀疏的守卫,让他感到不安。城堡的确看起来牢不可摧,但是这么几个人守卫城堡可不够。虽然巫师住在这里,但是其中两个上了年纪,尽管她们很聪明,却年老力衰,魔力减退。梅林与她们在房中交谈时就能感受到。另一个还只是个孩子。她的爸爸也许有能力保护这里,但据梅林所了解到的…

   突然,从院子另一头传来一阵笑声。梅林转过身,看见了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骑在一匹灰色体壮的小型马上,咯咯的笑着。在女孩的身边,一个男人牢牢地抓着马,慈爱地看着小女孩,很明显男人是她的爸爸。

   梅林不禁想起了阿尔伯特和他心爱的女儿。难道痛失最爱的不幸也要降临到这个家族上吗?

     女孩抬起头看着梅林,冲他一笑,却让梅林心中一阵寒颤。她的脸庞,多么无邪又天真……梅林心中的忧虑更深,不好的事情像要发生了。

      梅林转身走向大门,俯身上马,尽快地赶向下个村子以完成夫人交付给自己的任务。他必须争分夺秒,才能说服村民们这是种自然疾病,而非巫师所为。

     梅林策马疾奔,直到赶到家近处,把马拴在了木桩上。他冲进家中,匆匆拿了些衣物塞进包中,将魔法书仔细藏好,以防有村民在他不在时闯进来。这样的事情发生过;梅林及时地把那两个村民赶了出去。在卡梅洛特长年的松懈中让梅林忘却了如何隐藏身份。

     梅林拿起整理好的包,走到门外将包放进马鞍以保安全。正准备上马时,梅林注意到在角落里一个潜伏的身影。那是神父卡兰。

     “有什么可以为您效劳,神父?”梅林上前询问,比他想像中更礼貌。

     神父卡兰的眼睛定在了马鞍上的背包。“那还有待商榷。你要去哪里?”

    “下个村子,”梅林回答。他想回答地更无礼些,然而感到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他不想多给这个男人更讨厌他的理由。”我想避免悲剧再次发生。我准备去寻找解药。”

   神父微笑起来,却让梅林感到更不自在。“你不会成功的,艾莫瑞斯。”

   “你就这么没有信心?”梅林反问,抬起了他的眉毛。“别的医师或许有更好的办法。”

   神父笑容更大了,眼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你不会成功的,”他一字一句得说,“因为这个根本不是天然疾病。”

  “我看起来很天然,”梅林坚定地说。“新生和奇怪的事物不等于就是非自然的。我们只需要时间更深入地了解它。”

   “我了解得很,”神父卡兰睁大了眼睛。“这是上天给我们的惩罚。”

   梅林皱起了眉头,低头瞪着神父。“你的神难道会惩罚一个无辜的小女孩?”

   “她没有受到惩罚,”神父毫不在意地回答,“她去了更好的地方。”

   “和她父母这么说去吧。”梅林冷冰冰地说。

  “正是她父母受到了惩罚,”神父继续道。“他们受着折磨,和我们其他的人一样。这是对我们允许巫师和我们共存的惩罚。”

   “所以神选择了小女孩受病痛折磨而死?真是仁慈。”

   神父卡兰满脸怒容。“当然了,我不指望你这种异教徒理解。但你必须理解我们的处境。邪恶的斯莱特林家族必须被消灭。”

  “他们到底哪里邪恶?”梅林反驳,“他们做过什么?”

   “他们存在就是一种邪恶。”神父啐了一口,激动地张大了眼睛。“行巫术之人,必不可允其生。”注释❶上帝自己都如此裁定。我们让妖邪之人活着,才遭到了天谴。”

    “不,”梅林愤怒地痛斥。“无知和愚昧才是祸根。我不知道怎么救她,她因我而死。如果你继续无知下去这也会是你的灭亡。”

   “你在威胁我,艾莫瑞斯?”

   “我在警告你,”梅林说,对这个男人的厌恶每分每秒都在增长。“别再固执下去。我在几周之内就会回来。我会向你证明这种疾病可以治愈,而且也不是什么报复性强的上帝释放的灾难。”

   “我也警告你,艾莫瑞斯。”神父走近了。“我知道今天下午你在哪里。斯莱特林无比邪恶,你不能相信他们的任何话。我劝你,选择正确的路。如果你继续如此,你会同他们一样可疑。忏悔吧,向唯一的真神宣誓你永不殒灭的忠诚,你就能得到赦免。”

    “那斯莱特林们呢?”

    神父脸上现出被惹恼的愤怒。“我会以上帝的命令处决。”

    “连孩子也不放过?”梅林厌恶地盯着他。“我不敢相信这是你所谓上帝的命令。他难道没说过’爱你的邻居’这样的话?注释❷你只不过用着看似正义的借口,干着实则残暴的勾当。你是个伪君子。我不反对你的信仰,或是你的神,神父。我反对的是像你这样滥用职权,散播个人的仇恨却宣称是神的旨意的道貌岸然的小人。

    梅林冰冷地看着他。“你不过缩在宗教的保护壳后,神父。你追随信仰并非相信它的神圣和公正,你追随的其实是一己私欲。你让我感到恶心。”

    他转头离去,骑上了马。无视神父卡兰在背后盛怒地唾骂。

    “你会后悔的,艾莫瑞斯!”卡兰冲着离去的梅林大喊。“总有一天你会乞求上帝原谅你的罪恶!赎罪的时间临近!想想清楚你站在哪边吧!”

    梅林费力地忽视了他。这个男人的话令他极其生气。正是这样的败类让卡梅洛特灭亡;这种蠢货让无辜的人遭受迫害。他是个卑鄙的懦夫,让自己看起来正直公正,却同时鼓吹无端仇恨和暴力杀戮。

    他的说教是对神的侮辱。尽管梅林从没有真的信仰,然而在卡梅洛特覆灭后,他在英国听过许多新教的布道。他并不都反对。新教传播爱,容忍和仁慈,而神父卡兰却传播憎恨,带来冲突。更不用说,梅林清楚神父违背了他要清贫和禁欲的誓言。

     总之,他要证明给神父看,梅林想着,更紧地抓住了缰绳。他会证明有让大家和平共处的方法,他会证明根本没有神的惩罚。为什么人们这么快就遗忘了卡梅洛特的和平盛世?

     梅林赶了赶马,加紧步伐,将斗篷裹紧。

     他会向卑鄙无耻的人证明什么才是真正的和谐。



注释❶ 原文是“Thou shalt not suffer a witch to live.”出自圣经《出埃及记》第二十二章

 

注释❷ 原文是“Love thy neighbour.” 出自圣经《箴言书》第三章

原书中是“Devise not evil against thy neighbour.”



翻译:红薯、科总的小饼干


第一章传送:http://812613719.lofter.com/post/preview


评论(3)
热度(13)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