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总的小饼干

托尔金死忠 精灵宝钻 HP APH
冰火 Merlin X-man

詹莉 / 弓盔/ 亚梅 / AL

微博账号@科总的小饼干

口水兜和CM字幕组饼干

英剧&

电影/音乐/书

【原创AM】半生惊梦

  Chapter1 剑栏


      当亚瑟倒下的那一刻,弥漫着硝烟的战场变得模糊,汗水混合着忍者刺痛而滑落的泪水在他那脏灰的脸庞上划出一道道沟壑。他看不见一个个倒下的骑士,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他看不见死前带着解脱的微笑的莫德里德,那个被仇恨蒙蔽了双眼的男孩,亚瑟用他的仁慈却换来了致命一击。

      意识到自己的心软换来了背叛,亚瑟就知道他必死无疑,然而他还是有太多没有做完的事:莫甘娜还活着,这么强大的魔法师不会这么轻易地死去;他的皇后,他还没将皇位托付于她。亚瑟确信格尼薇儿是不二之选,也许会比他做的更好,想想他是多么的轻信那些背叛了他的家人。亚瑟苦笑一声,却引发一阵剧烈的咳嗽,从胸腔蔓延到喉咙的血腥味迫使亚瑟深吸了口气,慢慢坐靠在石壁边。

      还有梅林。一想起梅林,亚瑟就难忍一股翻腾的挫败感。他在这段时间来极力忍着不去想他,以免自己分心。他本以为他的仆人害怕而想逃避了,尽管他万分不相信,却找不出更合适的理由会比与他背水一战更重要。然而经过昨晚的梦境,他有些意识到梅林的确知道些什么。想到他并没有离开自己,亚瑟心稍微宽慰了些,却也更好奇梅林在做什么。他担心梅林的安危,毕竟他手无缚鸡之力,出门总依靠他的保护,可现在他已经没办法继续保护梅林了……

       亚瑟的眼皮越发沉重,不断地胡思乱想,脑海中闪现出一幅幅过去的片段。疼痛似乎减弱了,剧烈的心跳声也不在他耳边嗡嗡作响。仿佛战争从未打响,所爱的人从未远去。


    

     亚瑟在童年时很少见到父亲。他没有一直照顾他的女佣,也没有见过母亲。他第一次意识到他的不同是在三岁多,一个骑士抱着他到下城区的集市里。亚瑟还记得那天的集市非常热闹,他趴在骑士宽厚的肩上不停地四处张望。一个大伯摆着的木雕吸引了许多小朋友的目光:大伯上了年纪,原是个宫廷木匠,老了以后眼睛不好看不清,就不工作了。平时雕些小玩意儿赚些钱。虽说年纪大了,可手艺还在,雕的小龙栩栩如生,小猴生灵活现。亚瑟看到一个小孩大声嚷嚷着要买,拉着妈妈的手不放。小孩的妈妈看起来还很年轻,留着褐色的长发,穿着朴素。虽说小孩吵闹,可脸上没有一点不耐。她揉着小孩的脑袋,又掐了掐肉嘟嘟的小脸,点了点头,让他自己选一个。年轻的母亲眼里满是疼爱和温柔,温和的笑容让亚瑟有种朝她走近的冲动。他从来没觉得没有妈妈的照顾有什么关系,但看着那个小男孩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他的妈妈怀里撒娇、哭闹时,他一瞬间充满了羡慕:他也想要一个温柔的母亲,可以抱着他,而不是大手大脚的骑士,总是把他弄疼;可以时不时捏捏他的脸,或是擦擦他的鼻子,甚至亲亲他的小耳朵;可以有一个任性的地方。

    “妈妈,我要这个小龙!你告诉过我龙会喷火!”小男孩稚嫩的声音逗笑了围在一边的人。可亚瑟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目光被角落旁的一只小鹿吸引了。细长的腿和瘦弱的身躯惹人怜爱,而它的圆溜溜的眼睛似乎盯着亚瑟。亚瑟禁不住拿起了它,“我就要这个了。”

       亚瑟从有了认知起就被告知自己是王子,是贵族,是地位高。然而就在回去的路上,亚瑟拿着小鹿,意识到他和那个普通的小男孩并没有太多差别,但却又天差地别。而他是如此羡慕那个平凡的孩子。

       那天晚上,亚瑟坐在床上,看着一边为他更衣的女仆。夜晚的城堡如此的静谧,他的房间又是如此空旷。

      “你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妈妈吗?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为什么父亲总是说我长大就知道了?”

       女仆的脸色黯淡下来,摸了摸亚瑟的额头,轻轻问道:“你想妈妈了吗?”

        亚瑟点点头。

      女仆冲他微笑了起来:“其实你的妈妈一直都在,虽然你看不到她,但是她一直看着你,陪着你,听你说话。”

    “你认识她?”

    “没错。”女仆帮他掖了掖被角,“你的妈妈有一头和你一样耀眼的金发和一双蓝眼睛。她总是对我们很好,很少发脾气,即便我们只是仆人。你的妈妈有颗善良的心。”

      亚瑟笑了起来,他想起了在集市上遇见的那个女人。

      女仆说完便站了起来,熄灭了蜡烛。“晚安,陛下。”

    “晚安。”

      亚瑟梦见了自己在集市上。他拉着妈妈的手,一直没有放开。

      这是他做过最好的梦,而他希望永远不要醒来。

      

 


评论
热度(10)

© 科总的小饼干 | Powered by LOFTER